天津印象

2002年国庆,受几个北京密友之邀,一同去了趟直辖市天津。

出了火车站,步行在天津的街头,感觉和北京很不一样,街道大多很窄,随处可见卖杂货的小地摊,小推车,城市显得很不现代。直至走到一条忘了名字的步行街,才有了些许北京王府井的感觉来。不过大多比较小气,没有丝毫吸引我们的店铺。就连午饭也竟在这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以为勉强还可以的馆子坐下来,等菜上来了才感觉到服务之差,不如北京一个普通背街面馆的水平。

印象比较深的是天津的河水,它们穿行在城市的中间。沿江的街道弯弯曲曲。不多远就看得见一座比较别致的大桥横跨在江面,连接着两边的马路。

只中午过后,我们便离开了城区,驱车去往塘沽。

在塘沽的天津港,我第一次看见了入海口的河流,很宽很宽,河边水面上静静地躺着许多大轮船,好高好高。河的远远的那一头,耸立着许多钢铁巨人,大概是些油气设备,气势相当磅礴。

禁不住诱惑,被出租车司机推荐辗转来到十多二十里外的海边渔村,第一次看见了大海!早就听说天津的海很脏很黑,事实确实如此。不过这毕竟是海,远处是海与天的交界,近处正值退潮,慢慢露出了平平的海底,却不是沙滩,而是淤泥。浅些的地方,勾腰驼背着许多人,正兴致勃勃地在捡贝壳。

伴随着海水的渐渐退却和夜色的慢慢降临,风,呼啸而来。我们竟满是沙子地在海边一海鲜铺吃了一顿尽是海鲜的晚餐,后来想想,完全不是享受,却是受罪。

夜里下榻于一渔民宅中,缺床少被,不幸感冒,呜呼!

次日去了早闻大名的塘沽洋货市场,却只见普通之极的个体货摊,哪里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嘛!抑或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哟。

也许真正的天津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只不过恰逢我们尽挑了些不怎地的地儿,而成了今天我笔下的天津印象。等以后有机会再去天津,希望能有一番崭新的风味吧。

(2003年4月27日北京学院路)

京郊黑龙潭

偶在网上一查,麻了烦,竟到处都有黑龙潭。我去的那个黑龙潭在北京,靠近密云水库。

一行四人,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从清华园火车站上了车。火车一直朝北行驶,大约三个钟头过后,就来到了一个小站,名字叫“石塘路”,我们就是在这里下的车。

出了站,走了没有几步就到了一条马路边上。这里停着几辆小面包车,车主很热情地邀我们上了车。和我们同坐一辆车的还有一对老夫妇,约乎六十岁的年龄,很健谈,知道我们是四川的过后忙说他们去过四川的哪里哪里,说四川真是个好地方啊!我们当然不无自豪,却也不免有些惭愧,尤其是我,在四川几乎哪里都没有去过。

沿着马路,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黑龙潭门口。马路右侧是一条大河,后来知道是一个水库。马路左侧便是陡峭的山岩,紧邻马路的山壁上刻着三个红色大字——黑龙潭。旁边是一个宽敞的山谷,深深的谷底从前面叠嶂的山岩中蜿蜒流出一条小溪,浅浅的,清清的,在阳光下面波光粼粼,碧波荡漾。

小溪的两侧都是大山,路便修在这两侧的山壁上,一条进山,一条出山,看起来十分险峻,不过一定很有情调。

顺着右边这条山路进山,溪水在脚下几十米的谷底流淌,很好看,却又有些惊恐。没走多久,路和水的距离被扯拢了,这路也变得不再那么狭窄,进山的路和出山的路合成了一条。渐渐的,身边的水也变得活泼起来。

山路是跟着流水修的,大多数时候,水流到哪里,路就跟到哪里,有时路就是水岸线,有时路就是小桥,有时路就是水中一个接一个的小石头墩子。不过路也不全跟着水走,例如流水经过悬崖的时候,从悬崖的上头冲过来,或贴着崖壁流下来,或冲出一大截,成为悬空的瀑布,这时的路当然就不再可能紧跟着水走了,或者从旁边不太陡的地方盘绕而上,或者打个山洞拾阶而上,有个地方还可以穿到瀑布背后呢!

跟着这条山路向前走向上爬,不断地登山不断地过桥,也逐渐在向这溪水的源头靠近。水每流到一个相对平坦宽阔的地方,便成了一个潭。有的潭一侧紧贴着笔直的山壁,有的潭四周都很平坦,俨然一条纽带上的一个结。就这样,一个潭接着一个潭,向着山的上头铺过去,一个比一个高,仿佛台阶一样叠向高峰。

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累得不行了,怎么老也到不了山顶,老也见不着源头呢?不禁抽出游览券一看,呀,还没有走完三分之一的潭呢!即使是这图上的最后一个潭,也不是这溪水的源头,依旧有一条细线代表着流水一直延伸到了图纸的边界!

如果体力和时间允许的话,真想一直寻着水源走到头,相信在那里必有一座美丽的世外桃源!

(2002年6月29日清晨北京学院路)

野三坡游记

早就听说过野三坡这个名字了,也一直想去玩玩,毕竟天天呆在都市丛林中,心中不免有些闷了。于是在这次五一节,邀上几个要好的朋友,出去放松了一下。

野三坡离北京城很近,从北京南站乘那种见站就停的火车也不过两三个多钟头就到了。然而它却已经不属于北京市了。难得离京城很近的一个国家级自然风光旅游景点却归了河北省,北京不免显得委屈了点。

火车离开北京南站不多久就钻进了崇山峻岭之间,山越来越陡,峡越来越深,人的心情自然是相当不错了。到野三坡已经是夜里九十点钟了,记得快到站时,漆黑的窗外忽然变得灯火辉煌起来,那是一座低于铁路五十米左右缤纷礼花装饰下的小镇。虽然多次在火车上俯瞰过山涧小镇,但这般缤纷灿烂气势不凡的场景却还是第一次。

火车在一座大山前停下了,似乎半截车身已经进了山洞,因为这个站太小了,前侧、右侧都是山壁,左侧却又是悬崖,出站的路便是一条沿着悬崖修筑的石阶。我们顺着人群一步步挪到了山底下,也便置身在了小镇的街道之中。街道不宽,路面很洁净,很亮堂,左右多是装璜别致的饭馆、客栈,连绵不断顺着山脚延伸到远方。

野三坡作为一个风景旅游点,当地的百姓自然是受利的,几乎这里的每户农家都将自己的小院修整一番,弄成一个个乡土气息浓厚的农家乐小型旅馆,生意可想而知当然是相当不错的。还在北京火车南站的时候就有很多这边的人在问我们愿不愿意住他们家,很多很多。上火车不久,我们就谈好了一家,于是一下火车便被她带着去了她家的小院。去野三坡少不了要吃考全羊,坐在院中篝火边,看着刷过油、洒过辣椒粉的羊肉,食欲早就上来了,于是到吃的时候,个个手舞足蹈,啃得满脸油光,那架式,拿饿了几天的野兽来形容似乎也不会过分。当时还吃过一种野菜,相当好吃,因此印象很深,问农家主人此为何菜,告知“河菜”,见我们满脸迷惑,忙解释道:“拒马河的河”。看来这主人很是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想想自己,恐怕很难养成习惯说甜城的城或是内江的江。

第二天早上,哗啦啦下了一阵雨。雨过天晴,空气非常清新,我们准备去河中划竹排。出了院子才看清了野三坡的风貌——尖耸峻峭的青山在小河两旁一座座排开,中间这河因倒映了绿绿的山,自然也变得绿了起来。除了绿,便是蓝,便是白,蓝的天,白的云,在天上,也在水中!随着风儿在飘扬,随着涟漪在荡漾。

急忙跑到河边,脱下鞋袜,卷起裤腿,跳上竹排,手握竹竿,往水底只轻轻一撑,排子便晃晃悠悠离开了岸,朝着河中央飘了去。河水非常浅,看得见水中的绿藻,却不是很清楚,因为河水早已被竹竿搅浑,连同水中所有生物非生物一齐跳起了现代舞,好不热闹!

热闹的还在后头!六个人划三个排子,刚开始时大家都还比较小心谨慎,毕竟谁都是第一次划,虽然水不深,但万一掉了进去打湿了衣裤不说,弄不好还会被送上个“没有小脑”的名,何苦呢?哪知道,不一会儿工夫,大家似乎已经熟悉了水性,不再那么弓腰驼背了,不仅如此,还开始了故意的“亲近”,大家这兴致一来,水仗也便拉开了帷幕:瞄准了,竹竿一撑,撞个正着,下不下水就由不得你了!此时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拉手搂腰,其乐融融,事后,其中两位竟成了一对,想来,多半是野三坡的功劳。

河边一侧是平地,长着青草,也有的地方是光秃秃的鹅卵石,这里骑马倒不错。遗憾的是我们毕竟都不会骑,这里再好也毕竟不是草原,于是只能驾马慢跑几圈,仍然没能真正体会到骏马奔腾的那般狂野豪爽。

夕阳西下,在从农家小院去火车站的十里左右的沿江公路上,河水一直蜿蜒在我们的身边,到处可见竹排、骏马。这拒马河延伸得很长很长,农家小院也沿河分散开来,于是各处也就见不着拥挤的人群,和城市里那人头攒动的公园倒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野三坡好像还有些比较著名的景点,如什么洞什么崖之类,也懒得去打听了,能这样玩一天已经相当知足了。

当照片洗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这么多啊!可见高了兴也顾不得节约了。不过这些照片也确实该照,景色好、效果好已是次要的了,能通过照片回到当时的角色中去才赋予了它们更不一般的意义。后来大家还挑了部分照片拿去扫描,存在各自电脑里,时不时用photoshop别出心意的改上一改,更是一番快意!不但如此,其中一哥子还废寝忘食做了个flash电影出来,其人正是文中提到过的通过游野三坡成了事儿的其中的男主角!

(2002年6月23日北京学院路)

甜城宝塔

天府之国的四川盆地中间,成渝(成都-重庆)线内昆(内江-昆明)线的交会处内江,因盛产甘蔗,特产蜜饯,故有“甜城”之美称,耸立在城南郊的三元塔和高寺塔也因此具有“甜城宝塔”的美名。

城南八里的内江东火车站处,有座三元山,三元塔就建在山顶上。这座古塔用大型青砖筑成,塔身为八面体,塔座全用正方形的巨石砌成。塔高六十多米共十层,自第二层起,每层都开有亮窗。塔内有140级石梯,游人可旋转登至顶层尽览甜城美景。这座古塔是在唐朝修建的,明朝末年倒塌,后又于清嘉庆年间(1809年)重建,至今虽已有200年历史,但仍巍峨壮观屹立山颠。传说三元塔内原有无数石雕,故使三元塔成为美名远传的宝塔。

长江支流沱江从内江城的西北入境,一直紧沿城北绕到城东,又折南而下,经三元山东麓奔泻而去,到达远离甜城的碑木镇后又立即调头向着西北方向的甜城奔流而回,直到在三元塔西脚再次绕塔后才向本该去的方向——白马镇奔去,最后经过富顺抵达泸州注入长江。故有“沱江绕城十八弯,三元塔在河中间”的民谣。因沱江环绕三元塔,所以站在塔上看见沱江水三面环绕,加上远处青山连绵,白云缭绕,不得不令人有“天堂美景”之感。由于三元塔有如此独特的地理位置,所以曾有无数文人为之题诗。其中有一谐联利用三国六人名撰得,联云“身居宝塔,眼望孔明,独怨江围(姜维),实难旅步(吕布);鸟在笼中,心恨巢窄(曹贼),唯叹关羽不得张飞。”

三元塔还有一民间传说。某年,有个疯僧见沱江河畔的三元塔有裂口,不仅于一夜之间箍好了塔,还每天从沱江河中挑水上山洗塔,由于只洗了南面,所以形成了今天的南白北黑的模样。这毕竟是传说,其实三元塔南白北黑的真正原因在于:三元塔地处北回归线以北,太阳只能照射其南面,特别是夏季,整日经受太阳暴晒,所以呈白色;而北面不仅晒不着太阳,还常遭北风绵雨的袭击,所以呈黑色。话虽如此,疯僧洗塔的传说仍相传在民间。

与三元塔隔江相望的高寺塔屹立于高峰山(又名“石盘山”)上,塔高十丈共九层,全采用本地白石造成,游人可通过六十余级石梯登到第六层。塔为八面体,西北面开有圆形石拱门,其余各面开有一尺见方的窗口。高寺塔由举人苏鸣鹤任懂事,按全县粮户册筹资,于清嘉庆九年(1804年)始建,1807年竣工。起初欲使该塔代替已塌的三元塔,故亦名“三元塔”,但是,由于三元塔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建筑风格,是无可替代的,所以人们又在三元山上重建了三元塔,石盘山上的宝塔也就更名为“高寺塔”了。

高寺塔下还有寺庙,每年阴历三月初三都有不少香客、游人到此登山拜佛观塔。

三元塔、高寺塔——甜城人民智慧的结晶,我们心中神圣的宝塔,而今已成为甜城的两处旅游圣地。她正以伟岸、挺拔、高峻的雄姿,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来客!

(1996年5月四川内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