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舞蹈

最近我与舞蹈竟然有了一些交集,不到半年时间登台了两次。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想象过的。还需要提一下的是,我至今也不知道我跳的是什么舞。

半年前的公司年终表彰大会上,有幸和其他几位高管一同登台跳了两段舞,收获了好几次全场几百人的尖叫声。为了这次舞蹈表演,我们请来了专业的舞蹈老师,先后来公司了大概四五次,每次两个来小时,教我们跳舞。这位专业老师,身材丰满性感,舞姿优美撩人,看得我们心生嫉妒,也对自己能完成这么复杂的动作充满恐惧。不过,通过几次的学习,最终我们还是记住了全部的动作,并且能基本整齐的完成全部过程。中间有好几段,男生只需蹲着,衬托女生跳。我们的女CEO,个头在这群跳舞的人中虽是最低的,但舞姿却是最到位最好看的。因此,即便其他人跳的一般,她的每次出色的表现,总能收获全场的尖叫声。而我们几个男生,戴着墨镜,倒也有那么几分酷炫。活动之后,有同事截取了我一些姿势略显夸张的照片,做成了表情,分享到一些同事的群中,还以“动感舞王”之称来打趣,倒也别有一番快乐。

因了这次活动,公司的另外一个舞蹈节目中的某位男同事,表现出了极其专业的街舞天赋。之后,在我的极力推崇下,他成立了公司内部的嘻哈舞蹈社,每周三晚上7点至8点,在公司内教授大家跳街舞。我也几乎每周参加,一直持续至今。虽然我完全不是跳舞的料,但权当身心的调节,每次都激情投入,动作难免夸张,表情总是狰狞,常被大家录下视频取悦。不过,每每学会一些复杂的动作,流一身汗,心情亦是无比愉悦。

两天前女儿幼儿园的毕业典礼上,部分小朋友的爸爸组成了一个舞团,给大家表演舞蹈,我也被老师抓了壮丁。跟半年前的那次舞蹈一样,我们戴上了墨镜,弥补了舞姿的不足。这次总共就去幼儿园跟着老师学习了3次,每次时间也很短,连动作都没有记住。表演的时候,老师在台下一个角落跳,台上的爸爸们就跟着她跳。我依旧改变不了动作夸张、表情狰狞的毛病,倒也应景,还被老师安排到了第一排,创造喜感。活动之后,还被部分爸爸冠以了“舞王”的绰号,真是教人哭笑不得,满满的趣味。

这两次舞蹈经历之前,就得一直回退到差不多10年前,我在北京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参加公司年会,作为技术部成员表演舞蹈——桃花朵朵开。与今年两次的街舞性质不同,那一次的舞蹈偏传统民族风,男女成对,没有复杂的动作,多为移位、转圈什么的,身穿着民族服装,节奏舒缓,难度不大。

若要再往前推,记忆中就只剩下幼儿园时代才有跳舞的经历了,也记不清都跳过什么样的舞。也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几无记忆。

或许,未来还将有更多机会接触舞蹈。需感恩众缘的和合,让我到了这个年龄,在平淡繁忙的生活工作之余,竟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体验。谁说生活越来越枯燥无味?乐趣总在不经意之间降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