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的超级APP之困

已有超过10亿每日活跃用户数的微信,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超级APP,并且找不到与它接近的对手。而微信的伟大还不仅仅在于它的体量。它已经对承载它运行的手机操作系统提出了挑战。当然它是被动和无奈的,因为它已不止一次地在理念、模式等方面受困于手机操作系统。这在包括PC时代的整个软件发展历史上,都尚属首次,这也足以说明微信的创造性和颠覆性。

苹果公司在今年年初更新了3.1.1条款,更严格地要求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IAP机制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如果根据IAP机制,每一笔公众号赞赏就必须交30%给苹果。据微信说法,苹果与微信“进行了长期沟通协调”。有人猜测,这个协调中也包括微信预备上线的付费阅读功能。但最终,微信仍然拒绝缴纳这笔30%的抽成,从2017年4月19日17点起,被迫关闭了iOS版的赞赏功能。

早在去年张小龙提出小程序的设想之时,知乎上就不断展开关于微信小程序是否会让iOS和Android开发人员下岗的讨论,也让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对小程序充满了无尽的期待。然后苹果立即警告部分开发者违反了《苹果开发者计划许可协议》的3.3.2章节以及《App Store审查指南》2.5.2章节的规定,要求开发者移除所有相关的代码、框架或SDK,并重新提交一个新的App版本以供审核,否则就会在AppStore中下架该软件。因此微信小程序团队从来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使小程序的真正面世一拖再拖,直到一年后的今天1月,才带着没有热更新的遗憾上线,这或许也是小程序并没有想象中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

微信与操作系统的矛盾不光光体现在蛮横的iOS中,越来越多Android阵营的操作系统厂商和手机制作商似乎也开始与微信为敌。华为去年12月发布了荣耀Magic概念手机,其中融入了大量人工智能技术,比如可以根据上下文自动触发位置、商品、电影、天气、日程安排等由华为或第三方提供的相关信息。比方说,用户在微信群聊中提及某家餐馆,荣耀Magic就可以自动弹出第三方提供的相关餐馆信息;或者,提及某部电影,电影名称会变成可点击的蓝色,点击后用户会被导向第三方服务。腾讯认为华为侵犯了微信用户的隐私,已要求政府介入。不少人认为,这是一次基于数据主导权的“新3Q大战”。微信竭力保护用户在微信内部产生的数据,华为则认为,数据既不属于华为,也不属于微信,而是属于用户自己。在不久前发布的小米MIUI 9中,被重点介绍的“传送门”功能,跟华为的智能助手功能异曲同工。可以预料,很快会有更多手机厂商跟进类似的功能。这大概也是腾讯希望主管部门尽快界定边界的原因之一。

此外,微信作为一个App,也必然受限于App该有的定位和交互逻辑,尤其随着微信从最初的一个通讯工具逐步演变成今天的生活方式、内容生态,我们不得不承认,微信的很多功能使用起来已经不再方便。比如,你在阅读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时可能随时因为聊天消息而回到聊天界面。在微信内切换不同功能的操作已经远没有在手机中切换不同App更加方便。但微信似乎并没有将不同功能分拆成多个App的意思。

微信,这个超级App,受限于自己是一个App而非一个操作系统的发展瓶颈在未来可能还将更加明显,这将极大的阻碍微信的创新。如同我们经常说颠覆性创新一定离不开硬件的更新换代一样,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微信要解决现在的超级App之困,首先应该是尝试研发属于自己的操作系统?这看似不务正业,不分边界,但或许唯有此举,才能使微信突破一层层的天花板,逐步蜕变成一个超级工具。至少,这是用户想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