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码的不能承受之重

4年前我人生中第三次更换手机号码。原以为会跟以前几次一样群发一批短信告知通讯录中的联系人就顺利完成切换。实际后果则是,直至今日,我仍饱受4年前更换手机号码带来的苦和痛。如果能让我回到4年前,我必不会换号,哪怕它的归属地和我的生活地已然不同,哪怕它无法更改成我喜欢的资费套餐。

2005年之后,手机号码几近普及。跟个人有关的信息中,手机号码逐步成为了一个必填项目。即便是传统业务,例如保险合同、证券户头、各种会员卡等,其账户信息中统统都加上了个人手机号码。更不用说互联网产品的用户账户,手机号码甚至成为了很多网站的唯一登录凭证。更加让人感觉到窒息的是,很多应用,手机号码在数据库中被设计为各类数据表的主键,这使得变更手机号码比登天还难。

我4年前放弃使用的那个手机号码,大概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就由中国移动重新售卖给了新的用户,这是我的朋友们仍拨打我的旧手机号码时发现并告知我的。这个新的机主可能会经常接听到原本找我的电话,尤其是一些机构、销售人员等。他也可能经常会收到来自我注册过的网站发去的短信,抑或是由我在这些网站中的某些操作触发的验证码短信,比如当我点击修改个人资料时,往往就自动往手机号码中发送一条验证码短信,并让我填写验证码。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有些许担心,因为这个新机主完全可以用这个手机号码登录那些之前我注册过的站点,查看并操作我的数据。

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手机号码的重要性更加明显,它几乎完全取代了过去作为登录账户的邮箱地址。又因为手机号码已完成全国范围的实名登记制(也经常看到有人在网络上抱怨,因为忘了实名登记,手机号码被取消无法使用),手机号码亦代表了一个真实的可被查询的身份,和身份证号码的作用相当。也因此,我们在公共场所连接免费wifi时都被要求首先进行手机号码的录入并验证。

不仅如此,无数的网络应用还将读取并永久存储你的手机通讯录,这样它就能自动为你推荐你的通讯录中的联系人在该网站上对应的账号,或者很久很久以后当他用手机号码完成注册时,你会收到系统的提醒,告诉你,你的朋友某某某刚刚注册了本站,快去打声招呼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经常会在微信新的好友中看到一些不认识的人作为微信好友被推荐出来,因为你多年前导给微信的你的通讯录中,已经有某些手机号码更换了主人。

毋容置疑,今天的人们已经没有可能再轻易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人们将不得不面临越来越多异地用号等问题。当然,如果各大运营商良心发现,就应该彻底让号码本身与归属地、与业务和套餐类型等统统脱钩,让号码仅仅是一个号码,就如身份证号码一样,无论户籍地址怎么变更,身份证号码都永不变化。

在由生物识别技术完全替代数字账号登录技术之前,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可以取代手机号码今天的地位,即便它已被赋予不能承受之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抛弃更换手机号码这个念头吧,让它成为我们的第二个身份证号码,伴随终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