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

今天杭州来沙尘暴了。应该是吴总将它从北京带过来的。上午9点吴总和他的女友抵达了杭州城站火车站。我和陈总去接他。头两天北京沙尘暴很严重,不料这些黄沙也跟随吴总的火车一起来到了杭州。回想起来我第一次见到沙尘暴大约在大二三的时候。从十二斋的宿舍房间朝窗外的北大医学院的楼房望去,一片灰黄。06年春天有一天也很严重,早上出门发现地上到处是黄土,当时没有往沙尘暴身上想,还以为是我夜里没有休息好,眼睛犯迷糊。然后在公交车上,一路都能看见路边地面上的厚厚的黄土。于是知道是夜里来了沙尘暴。其实北京还好了,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过想照片中西北城市那样的如大雾般茫茫的沙子。亦兴许只是我没有留意到而已。今年天气很怪,西南又开始闹旱灾了,据说相当严重。那边有我的故乡,我应该关心一下。

支付宝

印象中支付宝还是做得很不错的。今天同事告诉我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去年有所下降,才占50%多。这让我大为吃惊。难怪支付宝去年年会上马总毫不留情地痛骂:烂,很烂,烂到极点,把邵晓峰当众骂哭。上周又收到马云的邮件,宣布免去邵晓峰支付宝总裁职务。于是我开始回忆起自己在使用支付宝时遇到的一些不便。有淘宝网这个大的一个客户存在,支付宝的发展步伐确实应该更快一些。到目前为止,尽管我没有比较过其他的类似产品,但支付宝这一两年来确实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惊喜,的确可惜了这么好的基础和环境。每一个阿里人都应该追求卓越。牢记“今天的最好表现是明天的最低要求”这句话。希望看到彭蕾挂帅的支付宝在今年能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受。

上海初印象

第一次踏上上海的土地是在一个星期六的夜晚,晚上8点过突然决定去趟上海,查询完列车时刻表后立马打车来到杭州南站,也就是萧山火车站,买了二十多分钟后开往上海的动车组座票。抵达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过了。上海火车南站似乎设计的有些不合理,我出站后绕来绕去走了不少冤枉路才终于出站走上了大马路,然后打上了一个出租车。出租车似乎只开了3公里不到,就收了我20来块钱。出站后临时打电话找携程订了酒店,来到酒店后竟似乎犯了急性肠炎,肚子痛得厉害,蹲了好久厕所才缓过劲来。很多年没有这样肚子痛过了。冬日的上海的夜晚,湿湿的,却也宁静,在上海某大学的酒店里很快睡去。

次日一早醒来,到酒店的餐厅吃免费早餐。是喜欢的中式早餐。牛奶、鸡蛋、包子、水果。吃得饱饱的,回到房间,上会儿网。原本要去一个地方办事,因了杭州那边突然的好消息,临时取消了。于是悠然起来,上网查好地图,退了房,开始一个人在上海的闲步。非闹市区的街道旁,没有几个店铺,没有太多行人,干净的人行道,稀疏的车辆,完全放松的心情,似乎感觉回到了6年前在哈尔滨马上边闲逛的情形。那样的陌生。那样的平静。就这样走了很久,终于进入地铁,去往南京路步行街。南京路步行街比北京的王府井步行街长一些,但似乎凌乱一些,没有多少让我感兴趣的东西,仅张小泉剪刀总店和好几层楼的美特斯邦威店让我进去小逛了一下。这天天气很阴沉,后来还下起来雨来,很多高楼的上半截都隐匿在云雾之中。一直向东来到外滩,东方明珠电视塔隔江隐约可见,却也只是下半身。江边因了翻修被高高地围了起来,挡住了许多景致。外滩的沿路的各个建筑也都在装修,没了观赏性。后来从外滩内测的西式建筑簇拥中的小路回到南京路,再回到地铁中,返回火车南站。票不好买,要有座位的票只能是3、4个钟头后的。也不着急,于是在候车室逗留了好几个钟头,夜里回到杭州。大雨中回到家中。

多雨的杭州

除了春节期间的初三到初十是晴天外,其前半个月和其后一直到现在几乎一直是雨天,仅偶尔插上个把没有雨水的日子。而且还不总是小雨绵雨,多是中雨大雨,下的稀里哗啦,偶尔还伴着电闪雷鸣,似炎热的夏季一般酣畅淋漓。听广播中说,这个冬天是杭州历史上降水最多的一年。祖国的其它地方也多有类似。三月中旬了,首都北京今天亦在大雪纷飞。也因了这多雨的季节,偶尔的一个晴天,显得弥足珍贵,如果还恰巧赶上周末,一般人定是要出门爬爬龙井的山,看看西湖的水。昨天就是晴天,好几个同事挤上我的小车,一同去了湘湖、九溪,碰到了不少集团的同事。回来的时候,整个西湖景区堵得一塌糊涂,从龙井到动物园的十余里的路上,花了近两个小时。我今天在雨声中醒来,亦即将在雨声中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