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小松

小松来杭州出差,晚上打车来到阿里巴巴总部门口,我赶紧下去迎接,带他在园区转了一转,然后去了诺基亚西门子那里的外婆家吃饭,然后去我家一起合个影,再聊聊天,给他推荐我刚买的《我的川菜生活》一书。已经好几年不见了,他比以前胖了很多。原本就很魁梧,现在更加壮硕。小松还专门给我带来了他的喜糖,已是一年多以前结的婚。小松的记忆一如既往的好,10多年前的点点滴滴依旧记忆深刻。也许是同样的道理,他的知识显得非常渊博,无论谈到什么话题,他就似一本百科全书。和他在一起,自己变成了学生一般,不断地请他为我答疑解惑。我家附近上个月搭了一个临时的舞台,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唱越剧,下面坐满了附近的村民。以前总是路过那里,但隔了一个墙,也便从来没有过去看看究竟。趁小松在,一同绕到过去。免费的,百来人坐在下面津津有味的听戏。舞台上的演员表演得亦算投入,不过明显不如电视里面的看起来那般精致。小松亦很快听得入神,我却只能看个稀奇,没有怎么听得懂这边的方言。我们看了20来分钟,表演结束,开始散场,已是10点左右。此时连放了好几十个响炮,震耳欲聋。似有灵堂搭在旁边。小松说许是这里死了人而请的剧组来表演。好像都快一个月了,天天晚上这般热闹,这里的风俗还真有点特别。送别小松后回到家里屙屎,楼下突然又传来了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能听得出来是好几个男女一齐悲哀地哭泣,又似是在喊魂,悲戚而恐怖,完全真如有十数人站在我家窗外,但时间持续有半个来小时,前后没有太大区别,定是隔壁单元那家死了人的在放特殊的录音。这声音在大约一个月前放过,连续好几个晚上,似乎每过几个小时就放一阵,有次是凌晨5点左右,声音极大,活活把我从沉睡中叫醒。今早8点过,下楼上班,看见那门口放了很多祭祀用品,全然电视中的情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