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雅虎和我的同学

至今为止马云失策的地方被认为是当年他对雅虎中国的武断收购及之后对其的多次转型。失策之处仅此一例。依稀记得数年前刚刚被收购的雅虎中国突然一改门户面貌只剩下搜索框,而因此马云被杨致远叫去理骂还要求他赶紧改回原来的样子。后来又几经折腾,做“关系”,推“空间”,收“口碑”。雅虎中国在更名中国雅虎之后,更加江河日下,左右尽碰壁,方向迷失,前途未卜。阿里巴巴集团的众多兄弟姊妹中唯中国雅虎远离杭州,在这次母亲十周年大庆时险些被家人遗忘,舞台上那块印着各子公司徽标的牌子直到最后一刻才将漏掉的雅虎悄然补上,其底色明显不同,着实一个捡来的孩子一般羞答答地站在最边上。在阿里巴巴,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于是关系、空间下线了,口碑判给淘宝了,中国雅虎又将回归门户了。又一批人从北京来到杭州。不想来杭州的,例如我那位相识20余年的小学同班同学,不得不领了补偿金离职。这位同学他曾在雅虎做关系,做了一两年,产品未见成效。他亦早已有些似泄了气的皮球。早在今年3月份我和他的并膝长谈中他就提到想自己搞点social game。想来现在他无声无息多半是在忙这档子事。果不其然今天问起来他恰是在利用这次离职换来的暂时的清闲和富裕和几个朋友一起开发游戏。再怎么讲他也是马总带出来的兵,从历史数据来看,成功者颇多。加上我对他的多年了解,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能看见他出品的游戏在世间流行。

杭州的交通

杭州的交通出奇的糟糕。红绿灯太过密集,开车往往仅数十米就是红绿灯,要是开个小排量的车,速度还没有提起来就又得减速了。堵车亦很厉害,尤其今天,不知何故,我在钱江一桥上面堵了将近一个钟头。Jerry开的那个二手车,离合实在不怎么样,今天的大堵车,对他简直如一场噩梦。短短三四年时间,杭州的汽车数量翻了一翻,而道路不可能有多少增加。城市中间诺大的西湖霸占了太多的道路,使得环西湖的地方变得尤其拥挤。就如北京的清华园,因了太大,政府试图建设隧道穿越。还好我工作和居住都在杭州的滨江区,一个正蓬勃发展的新城区,路非常宽阔平整,车辆亦十分稀少。不到迫不得已,我将不会轻易跨越钱塘江,以远离那一边的拥挤和喧嚣。怀念,北京我居所附近的那些通畅的道路。怀念,北京那多如牛毛的川菜馆和湘菜馆。

习惯网购

已然记不得第一次网购的准确时间,但一定是买的书或者光盘。在大三左右,从易趣买过齐秦的光盘,兴许这是第一次网购。这之前是通过杂志的广告邮购书本。再后来会偶尔在以淘宝、当当为主的电子商务网站上面买书,或者通过代理网站租虚拟主机和国际域名,但在支付宝之前,多是跑到银行柜台汇款进行支付,或者采用货到付款的方式,现在想来这些都是绝对无法接受的麻烦,包括货到付款。后来网银普及了,又有了支付宝,网购便变得空前的简单快捷起来,于是网购的频率也便越来越高,家用电器、服装、药品、手机、礼品、图书、电影票、家具、零食、日用品、充值卡,现在似乎除了柴米油盐,统统都足不出户,仅仅点点鼠标键盘。尤其来到杭州之后,工作和生活在钱塘江南岸,远离城市的喧嚣,淘宝网又恰是自己公司的网站,于是周末或平时的晚上,往往都会花很多时间在淘宝上面“逛街”。明显感觉到,钱花得越来越有效率,也越来越有价值,同时,通过淘宝对商品的详细分类对各类商品的牌子、属性等都有了很系统的了解,逐渐脱离了买不来东西的穷学生阵营。至今为止,已经通过互联网购买过二三百次,没有任何一次被欺骗,而且每次购买的东西或服务,都属满意,只有偶尔一两次贪图便宜,买的鞋子或衣服略显劣质,但也在意料之中。大致列举一下我消费过网站:易趣、淘宝、当当、PPG、Vancl、咔嚓鱼、嘟嘟橙、导药、一嗨。

读不太下去的废都

一两个月前,开始看刚刚解禁的小说——贾平凹的废都。之前不曾看过。至今拖拖拉拉在电脑上看了一大半,却实在有些读不太下去了。文中的庄之蝶,一个感性多情的文人,中年岁月,亦对女人充满无尽的欲望,似见一个爱一个,性欲强烈,且不乏技巧,用自己的肉体和文人特有的魅力迷住无数女人。但尚有贤妻在家。妻浑然不知。于是他越发猖獗,在多个女人间游刃有余。每到激情时刻,作者都用雷同的数百文字描写露骨的性爱,性爱之后便是在私处的题诗,又文绉绉起来。整个小说似作者的无尽的意淫,亦有些毁了中国文人的名声。外国人看了,觉得当另眼相看中国,于是给了这小说不小的奖,其实不过如此。亦许是我肤浅之极,读不出真正的精髓出来。

重逢小松

小松来杭州出差,晚上打车来到阿里巴巴总部门口,我赶紧下去迎接,带他在园区转了一转,然后去了诺基亚西门子那里的外婆家吃饭,然后去我家一起合个影,再聊聊天,给他推荐我刚买的《我的川菜生活》一书。已经好几年不见了,他比以前胖了很多。原本就很魁梧,现在更加壮硕。小松还专门给我带来了他的喜糖,已是一年多以前结的婚。小松的记忆一如既往的好,10多年前的点点滴滴依旧记忆深刻。也许是同样的道理,他的知识显得非常渊博,无论谈到什么话题,他就似一本百科全书。和他在一起,自己变成了学生一般,不断地请他为我答疑解惑。我家附近上个月搭了一个临时的舞台,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唱越剧,下面坐满了附近的村民。以前总是路过那里,但隔了一个墙,也便从来没有过去看看究竟。趁小松在,一同绕到过去。免费的,百来人坐在下面津津有味的听戏。舞台上的演员表演得亦算投入,不过明显不如电视里面的看起来那般精致。小松亦很快听得入神,我却只能看个稀奇,没有怎么听得懂这边的方言。我们看了20来分钟,表演结束,开始散场,已是10点左右。此时连放了好几十个响炮,震耳欲聋。似有灵堂搭在旁边。小松说许是这里死了人而请的剧组来表演。好像都快一个月了,天天晚上这般热闹,这里的风俗还真有点特别。送别小松后回到家里屙屎,楼下突然又传来了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能听得出来是好几个男女一齐悲哀地哭泣,又似是在喊魂,悲戚而恐怖,完全真如有十数人站在我家窗外,但时间持续有半个来小时,前后没有太大区别,定是隔壁单元那家死了人的在放特殊的录音。这声音在大约一个月前放过,连续好几个晚上,似乎每过几个小时就放一阵,有次是凌晨5点左右,声音极大,活活把我从沉睡中叫醒。今早8点过,下楼上班,看见那门口放了很多祭祀用品,全然电视中的情形。

我要你,你的爱像火苗

“我要你,你的爱像火苗。”好几个同事同时在他们的旺旺签名栏写上了这句话,两边用双引号括了起来,后面还跟上了个破折号然后再加上我的大名。有人说,这是他们看到了我写的情书。昨晚和小松去了外婆家吃饭,没有和他们一同在公司餐厅吃饭,他们找我要去了点菜单去点菜。这行字就写在那点菜单的背面。被他们给看见了。我一听,乐了,这哪里是我写的哟,上次和教皇去那里取这个单子的时候,那餐厅的小姑娘把这个单子给我的时候,背面就有这么一行字,当时看了一眼,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许是她写给我的。哈哈!

西湖明珠从天降 龙飞凤舞到钱塘

已来西湖很久了,今天才知道西湖在传说中的来历。相传在古时候有一对邻居,分别是一只雪白的玉龙和一只彩色的金凤,他们分住在天河的东西两侧。有一天他们来到一个仙岛,发现一块亮闪闪的石头,于是两人就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用嘴雕琢用水冲洗,后来逐渐就打磨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明珠。后被天上的王母娘娘发现,趁夜派人将这个明珠偷走,藏在宫内。一觉醒来的玉龙和金凤于是开始不停的寻找他们的明珠。一日,王母娘娘宴请贵宾,酒后将明珠拿了出来。明珠光芒四射,照到了玉龙和金凤。玉龙和金凤于是来到王母娘娘那里,一看便知道是他们的明珠,于是一定要要回去。争抢过程中,明珠不慎落从天空落到了地面,变成了今天的杭州西湖。而玉龙和金凤不肯离开明珠,于是变成了西湖边的两座山——玉龙山和凤凰山。于是有歌谣唱到:西湖明珠从天降,龙飞凤舞到钱塘。

烂书一本:中国为什么不高兴

之前在北京的书店中总能看见《中国不高兴》《中国为什么不高兴》这两本放在一起的畅销书。赚足了人们的眼球。这两天在公司的图书馆发现了《中国为什么不高兴》便摘下来耐心看起来。从序言开始就能看见不少抨击《中国不高兴》的语句,然而前面很长的篇幅却又在说中国古代文化的好,又由于我没有读过《中国不高兴》,于是我被弄得糊里糊涂,也被吊足了口味,于是继续往下面读去。之后峰回路转,开始冗长的批判中国教育、文化等的文字,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观点,似乎是在凑字数,我一目十行,终于翻到了似乎有点意思的章节——中国向何处去,竟全是些牛头不对马嘴压根没提将来没提策略的一些故弄玄虚的文章的拼凑。书终于看完了,回忆一下,不过是被普及了一些中国历史和文化。回到电脑前,赶紧上网看看豆瓣中的评价。原来此书果真一栏书。好在我一目十行了很多篇幅,只花了累计2个多小时的时间阅读全书,浪费的时间还不算太多。这也说明,选书还是得谨慎,提前一定上上豆瓣看看评价。

城市天际线

今晚晚饭后,在公司4号楼的枫林晚书店看了四五十分钟的书,没看别的,只看了中国国家地理城市天际线这期增刊。一直很喜欢中国国家地理这份杂志,它能够把地理文化用文字描绘得如此优雅耐读。在中国难得有这样的杂志。这期的书中主要介绍了上海、北京、成都、重庆、天津、青岛、宁波、无锡、香港、深圳、厦门、福州、济南、石家庄、南京、杭州、广州等城市。其中的约一半的城市我都去过,所留下的印象和书中的观点相同。

刚刚去过宁波,驾车在城市中穿梭,感觉它是个很大很现代的城市,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现代很多,高楼蛮多,城市规划和建设得整齐清爽。无论经济指标还是城市规模,宁波都位居全国前列,为中国的15个副省级城市之一,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5个计划单列市之一。期刊作者也和我有同样的感受。他说在地图中查的时候不觉得大,亲自去的时候老早就置身城市中间,跑了很久才到闹市区,可见宁波之大。

青岛是我去过的最美的城市,因为它那紧邻城市的美轮美奂的沙滩,亦因为它那无数的隐没在绿树林中的蜿蜒的单行道和红瓦黄墙的欧式建筑。青岛无论人口、经济都已经超过省城济南,济南作为省城正在一天天没落衰老。

青岛和济南的关系在中国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厦门和福州。厦门是我一直想要去看看的城市,倒不主要是因为它的鼓浪屿,而是因为厦门本就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岛屿,从地图上面看厦门尤其可人。有同事在几年前去了厦门工作,厦门带给她的是一种拖鞋文化,悠闲的海岛生活。

我所缺乏了解的是无锡这个城市,只知道南京作为一个历史古都经济很不景气,就快成为第二个济南。却不知同省的无锡竟然已经发展的如此之快之好,大有超过南京的势头。一定要找时间去无锡、镇江、苏州一线走走。

成都和重庆这一对双子城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充满了文人墨客对它们诙谐的评价和比较。国家地理也不例外,而且更加生动拟人。在读到描写成都重庆那一截文字时,真想把这些文字复印下来好好再做回味。我的故都就夹在这两个特大双子城市之间,少不了对二者的造访,也容易更加客观的评价这两个城市。就生活本身而言,的确成都更加适合。成都人更显优雅,平坦的大地亦舒缓了人的心。而重庆爬坡上坎无平路,自然亦无法规整干净的修建楼房,到处显得有些凌乱和肮脏。但在重庆直辖之后变化很大。尤其是江北新区,从机场到大石坝一路上,高楼林立,一派现代化大都市的景象。重庆的高楼正如重庆的大山一样,气势澎湃,亦彰显着山城人豪爽奔放的性格。

天津、北京和上海就不用多说了,三城中唯上海没有去过,却一点也不想去,通过媒体口碑已对它足够了解,想来亲自去了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了。天津的“灯下黑”描述的很在理,我去过两次天津,那时候的天津果真是没落的一塌糊涂了。不过现在京津一体化之后,借着滨海新区的崛起,天津正在恢复曾经的繁华。照片上那个桥上的摩天轮怎么看怎么壮观,被视为天津之眼绝对不为过。在北京的好朋友的户口曾经被无奈的落在了天津,想来他今年年中去天津取户口结婚的时候还是能被天津的新景象慰藉甚至打动。

杭州在书中被称为经济庞然大物,宁波想要超赶它是无比的困难。只是,我还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受。也许,因为我来到杭州了,对于一个自己可能将要长期生活的地方变得要求苛刻起来,抑或并不急着去了解它,因为,它就在我的脚下,一切都不必着急,就如我9年前到了北京,足足3年以后才不慌不忙去长城和故宫。

游西塘古镇

第一次自驾车去外地旅游。尽管去的地方不算太远,但一出去就是整整四天时间,也算是人生的一次新体验。第一天的目的地是古镇西塘。我们沿着京沪高速公路嘉兴市嘉善县出口下高速,然后一路就能看见去西塘的路标。沿着快速公路平黎线一路向北,穿过了申嘉湖高速公路再过一个西塘大桥就到了一个丁字路口,右转就是景区的南苑路了。路的右侧是西塘假日酒店,左侧是停车场,前方有人拦路,不让通行,只得开进左边的停车场停下车来,因为是要过夜,于是收了我们20元停车费。我们到的时候差不多傍晚七八点钟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吃住都在景区里面,而景区就在停车场北侧的门里面,需要购买门票。门票分为两种,一种是只有三个景点的,供我们夜里游的,50元一张;另一种是11个景点的,100元一张。我们买了100元一张的。从大门进入,初始感觉还不错。因为一进大门就是古香古色的水乡风景,人很少,灯不多,从景区的地图上看热闹的地方需要走到东北角,差不多斜穿整个景区,于是打起精神在不太明亮的水边前行。同行的其它游客很少,一旁的房子也都没有人,像是刚刚建好的,还有正在修建的。这样走了大概20多分钟,突然人多起来了,亦煞那间让我觉得诡异起来,竟然貌似已经出了景区,来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普通小镇,破旧脏乱的街道,无序的人流和车流,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后来知道真正的古镇景区还要穿过这片城镇的街区,但还是感觉,这分明就是一个不需要门票的地方,不过一个生活着的小镇而已。而且,似乎我应该把车直接开到这边来,不必走这么远的冤枉路。

终于穿过一片普通的城镇街区,来到了照片中的古镇老街,似黄山市的屯溪老家,狭窄热闹,两侧是古老的房子令郎满目的小商品。再往前走就到了水边,中间是一条10来米宽的小河,河的两次是不到两米宽的石板路,路的内侧是老房子,有餐馆,有酒吧,有商铺,有客栈。到处挂着大红灯笼,人声喧沸,热闹非凡。我们手里还提着有些重量的行李,于是亦无心观景,只想尽快找到住的地方。遗憾的是这里的房子都很破旧,都是镇上居民自家居室改建的旅馆,问了几家,条件很差,且价格昂贵,一个没有窗户没有卫生间的仅仅四五个平方的房子就要200多元一宿。稍微看起来想旅馆的竟要400多元。不得已,我们回到老街入口的新街,坐上人力三轮车,往我们停车的地方赶,去看看那里的假日酒店,至少那边的条件会好一些。

人力三轮车师傅很是热情,收了我们10元钱,还一个劲推荐我们明天包他的车,60元能带我们到所有景点。第二天我们才知道,其实那些景点只不过是古镇那一两条老街中的一些所谓的博物馆、富人的宅院,沿街走走也就都能到了,三轮车是连古镇都根本进不去的。假日酒店的房子也不便宜,400出头,但条件还不错,房间很宽敞,有早餐,能上网,于是开了房放下东西,背上相机再去游古镇。这时侯南苑路已经没有人挡着不让车往镇里开了,于是我们去停车场取车,竟然停车场也没有人管了,那20元似乎也是被骗了。然后直接开车到镇里面的老街旁边,停下车来,开始放松下来悠闲的畅游古镇。

此时已经夜里10点左右了,古镇的一些店铺已经关门了,游人也少多了。我们沿着水边的石板街走走停停,后来被对岸一个小酒吧的吉他弹唱声吸引,于是走了进去。小酒吧真的很小,只10个平米的样子,座位已经坐满了人,大概四五对情侣,我们只得和他们拼坐在一起,听酒吧的老板弹唱。后来逐渐变成了卡拉OK,大家都可以点歌,老板弹来你来唱,很过瘾。忘了那家酒吧的名字了,只记得酒吧里面的墙上贴着海报,弹唱的人也就是这里的老板叫阿峰,主打歌曲是原创的《我在西塘等你》。

约乎12点,驾车直接开到宾馆的院里面,回到宾馆下榻。次日中午步行在南苑路的小餐厅吃饭,然后在阳光下去逛古镇。此时的古镇才真的是人头攒动,活力四射。按着导游图,去逛了一下沿街的张正根雕艺术馆、纽扣博物馆、西园和酒文化博物馆等,沿着小河走走,在长廊上坐坐,大约花了2个多钟头,便离开了这里,回到宾馆取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宁波。

一些经验供你参考:

1、自驾车的朋友可以晚上9点以后过去,这样可以直接开车到镇上,不然需要走很远的路。
2、不必购买门票,那些所谓的景点其实没有太大意思,来古镇就是逛逛沿河的石板街,或者坐坐船。
3、如果对住宿条件要求较高,就去南苑路的西塘假日酒店,条件蛮好。
4、不必包三轮车,老街三轮车是进不去的,且景点很集中,走不了几步路。
5、古镇里面的餐馆条件差口味差还不便宜,不如回到镇上的新街区吃饭。
6、小酒吧值得去坐坐,喝两瓶啤酒,一起吼两嗓子,过瘾。

宁波-象山-石浦

离开古镇西塘,径直南行,直奔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但因为路标不明显,没有看到上沪杭高速公路的入口,开了很久的普通道路,一直开到了九场线上,然后从九场线南端的S01线上了跨海大桥北接线。上了跨海大桥已经是旁晚时分,天空中布满了雾气,只能隐约看见不远处的船只,看不见辽阔大海,这是相当遗憾的。34公里的跨海大桥真的很长,油门踩得来好想换换姿势。一路高速到了宁波,去了事先查好的南苑街找开元大酒店,但没有找到这个酒店,不料在南苑街和环城西路相交的西侧发现一片灯红酒绿,全是餐馆还有酒店。一个很高级的商务酒店凌晨房仅108元,而且装修及其华丽和风情。于是开始去城里面找路边的海鲜大排档,不慌不忙吃起海鲜来。宁波的城区比想象中大了很多,而且建设的很现代,道路也很宽,不愧是一个副省级城市,感觉比杭州还好。次日睡到中午,然后去市区最繁华的天一广场停下车来,吃永和大王,逛商场买东西。大约下午3点左右,离开宁波,前往位于象山县城附近的松兰山海滨浴场,又名黄金海岸。

离开宁波的时候犯了糊涂,不知不觉已经开到了环城南路以南的高教园区,迷失了好一阵,才重新找到方向,终于上了甬台温高速。不料更大的糊涂接踵而来,在高速上面经过了去往北仑的岔路口后开始犯嘀咕,因为前方老提示温州台州,而不见宁海的字样,总觉得自己走错了路,应该是往北仑方向,因为事先查过北仑,于是错误的认为应该是北仑方向,于是在前方的出口换到绕城高速,哪晓得绕城高速长的很,开了很久才找到下个出口,出去再进来,原路返回,最后慢慢意识到北仑是错误的了,已经错过了转到温州台州方向的入口,只得又开回高速甬台温高速入口,重新进入。这一折腾白白花费了50元路费。而且时间起码浪费了1个半小时。天黑前感到海边恐怖是实现不了了。现在总结了一下,入高速时路标写了的地名,如果在出现岔道时,没有写这个地名,就大胆忽略这个岔道,朝前开即可。这是其一。其二,不要着急,多看看地图,多打听打听,如果分路处不好停车,出了高速总该停下来看看地图嘛,慌什么嘛慌,造成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误。

之后的路就比较顺利了。从宁海下了高速,转道宁海到象山的快速路,一路朝东开,偶尔能见左侧的海水。不一会儿,天色暗了下来,夕阳出现在后视镜中,而前方的天空,一轮圆月缓缓升起。这一天是中秋节,从来没有这样的在中秋节赏月过,有些兴奋起来了。到了象山县城已经是夜里了,六七点钟的样子,我们开往松兰山海滨。突然,月光下的海水出现在了前方,公路与水隔得很近,周边都是山,路的右侧就是海水,让人害怕,让人兴奋。黑暗的山,黑暗的海,月亮在前方,月光从海面反射过来。公路变得崎岖陡峭,一侧是崇山峻岭,一侧是悬崖海滩,看不见车,亦没有人烟,没有路灯,尽是黑暗的,我们只能屏住呼吸,不过二三十迈的速度小心前行。之后偶尔能看见有车迎面经过,老早我们就鸣笛或闪灯,生怕一个急转弯就碰着了。还能偶尔见到停下来的车,附近围着篝火的人们,于是恐惧感渐渐消退,车速也稍微加快。但总不见想象中的景区,不免有些着急起来。终于来到一个岔路口,问了过来的车辆,才知景区早已经过了,想来可能是快到海边时的那一片酒店就是浴场景区了。于是打道回府,原路返回,在路边的人多一些的沙滩逗留,然后回到不靠海的路边的大排档吃海鲜。

找吃海鲜的大排档的师傅要了一捆柴禾重新回到海边的公路,找了一个有人的沙滩在其他人的篝火的附近也点上了篝火。一群新疆的朋友搭了帐篷,兴许是要在这里过夜了。月光下,海浪边,沙滩上,我们的火熊熊燃烧,朋友掏出笔记本电脑,竟然还能有不错的3G信号,上起了QQ和别人视频起来,兴奋和得意得不得了。一捆柴禾燃烧了大概1个多钟头,之后我们阔别了月色中的沙滩,回到象山县城,开始找住的地方。靠海的几个宾馆我们问过,都要七八百的价格,太贵了,心想县城里面应该便宜很多。开车在县城里面转了很久,感觉象山这个县城比想象中要繁华庞大很多,能和一个普通的地级市媲美了。这里的宾馆都不便宜,几乎都是四五百以上。后来决定住在兴盛路靖南路口北侧的华庭快捷酒店,凌晨房150元。

来到海边了,少不了兴奋,决心次日早起去海边。次日6点过就来到了头天晚上的地方,太阳在东边,正对我们的方向,看上去波光粼粼,美轮美奂。沙滩上的人们正在收帐篷,他们果真在这里住了一夜。延着昨晚漆黑恐怖的沿海山路一路向北,一侧偶尔出现一个沙滩,沙滩上面亦有人在收帐篷。但凡这样的好地段,旁边多在施工造海景楼,也许过几年再来,这些人少精美的地方都变得拥挤或者要收费了。之后我们从象山港路折回,转到沿海南线,朝下一个目的地石浦赶去。

石浦也就是一个以打渔出名的镇。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了渔船的避风港,延港的马路上,全是海鲜馆子。附近的“中国渔村”公园,亦有一些名气,但不过一个沙滩和一些游乐设施,60元一张的门票捆绑了4个游乐项目,什么摩天轮、海盗船之类,更多的是卖小商品的商铺。约乎下午两三点钟,离开了石浦镇,原路返回,经象山、宁海上甬台温高速,经宁波绕城高速转道杭甬高速,晚上七八点钟回到杭州,结束了4天的自驾游。

梦见邓州

一直以来做梦就很少能记得,除非在梦醒时分立即回忆一番。这个梦兴许有点特别,梦醒之后回忆了多次梦中的情景和意境,于是到现在还记得,索性用文字记录下来,以后看看也还是有点意思的。梦中和一大群熟悉的朋友在一起,邓洲抱着吉他弹唱了一首极其好听的歌曲,大家跟着一起唱。梦中的他一直就喜欢弹吉他,但似乎总也没有很完整很完美地弹过一曲,而今天是个例外。让在场的所有人兴奋到了极点。这便是梦中的情景,文字虽然简单无比,但只有我自己,能知道当时梦中的那种难以言喻的意境与情愫。真情,无法用文字传达,但可以写给自己,自己能读懂。

何总驾到

何总驾到,真的是驾着车到的。何总和他老婆这次国庆开车从北京回河南然后回江西上饶。5日从上饶出发经杭州再回北京。绕道杭州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来看看我。中午时分,神奇的GPS导航系统将他们带到了我的楼房底下,我高兴地下楼接他们上来。他们对我的整洁的充满情调的房间大加赞赏,似乎对我一个人在杭州的新生活放心了下来。之后陪他们去了高银街吃饭,去西湖看雷锋塔、逛花港观鱼、走苏堤,然后去吃了杭州又名的外婆家。晚餐后来到一个台球厅打了会台球。

十年梦想

阿里巴巴十周年的庆典晚会气势磅礴,黄龙体育场3万人欢聚一堂,难忘马云那段激情的演讲,按keso的话说似另一个版本的《我有一个梦想》,把阿里巴巴带入了一个宗教般的文化境界。同一天上午的B2B公司的大会上,CEO卫哲告诉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公司发给大家的短信,回复短信,编辑自己的十年梦想,之后每年的9月10日公司都会把这段十年梦想发给大家review一下。如果离职,会发送到入职时简历中填写的邮件地址。果然第二天晚上就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短信。我想了想,一定要是一个10年内每年review都有意义的一个梦想,而不是一个可能因为某些变化就可能变得没有用的梦想。于是写了下面的文字,但愿10年后能如愿以偿:在从事的行业内取得一定成就,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拥有健康的身体、美满的家庭和幸福的生活。

实现你的出书梦想——超印速

超印速是一个让我第一次看见就感到非常惊喜的站点。我立即将它推荐给了自己在北京的一个喜欢写作的女孩子。她曾经找我帮忙替她排版她的文章,并配上图片,准备印成小册子作为礼物送给朋友。有了超印速就可以在线上传自己的文章,从大量精美的模板中选择自己最喜欢的,然后提交订单,然后就等着快递人员把精美的书本送到你的手中。除了没有出版社的书号,允许公开发行和销售外,通过超印速制作的书与书店里的书没有任何区别。你甚至可以放在该网站或者淘宝上面出售。只可惜我自己没有太多的文章,否则也一定会去印几本,作为送给自己和朋友的最好的礼物。除了印书,还能上传照片定制各种很有创意的相册,就像之前我推荐的咔嚓鱼一样。不过就照片产品而言,咔嚓鱼应该更加专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