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3G仅是一个过渡

1、Tag本身的特性就是松散的和平等的,而如果要强行给Tag再做分类无疑又重新回到了分类的格局上那么也就失去了Tag本身的意义。
2、中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个人主义的社会。国内web2.0网站之所以如此艰难,在于都在学习国外web2.0网站试图建构“我”为起点,殊不知,无须有“我”只有群。
3、贾君鹏事件说明的是“群”的力量。揭示了中国 web2.0和国外web2.0的根本不同——在国外web2.0是首先有“我”才会有交互,而国内根本无须有“我”。
4、Twitter成立这3年之所以能够一次次地变形,不断调整自己、顺应大势,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它的整个架构设计强调简单、简洁,从而保持轻灵。
5、类似长尾理论、世界是平的、蓝海战略和维基经济学,核心内容的重复率高,只要买其中的一本读读即可。这类书偏重理论,读太多会让人变飘渺,变傻。
6、在导航的帮助下,如果还不能快速的找到自己想要看的东西,用户就会关掉浏览器跑掉了。这个时候,一份详尽的网站地图,会比你精心设计的导航更有效。
7、很多网站策划者总是把着眼点放在了网站的导航,殊不知很多网站压根不需要导航,因此正确的网站策划思维应该是首先明确“我们是否需要导航”。
8、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将使用Google Knol给科学工作者提供一个协作和分享重要主题研究内容的场所,其中包括流感方面的研究。
9、Google Listen 帮助人们快速发现所需要的博客或声音。用户可以直接无线收听或者下载,而且还可以定制他感兴趣的最新Feed以及搜索内容。
10、框在眼前,你点击鼠标就行;云在天上,你伸手够不着。框归你管,你想框谁就框谁;云归风管,说飞走就飞走。——百度的框比谷歌的云更易套现。
11、垃圾邮件的泛滥缘于免费。雅虎将推出的CentMail要求每封email都贴一分邮票。我或许会考虑用它来保证重要邮件收发。重要邮件并不多,花不了多少钱。
12、人们越来越喜欢用email地址作为自己的网络身份标示。但它的最大问题是可写不可读。WebFinger正在解决这个问题,让你能为email地址附加很多额外信息。
13、Windows是基于PC的操作系统,那么,“框计算”就是基于互联网的操作系统。
14、“框计算”为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的一站式服务,用户只要在框中输入需求,系统就能明确识别这种需求,并分配给最优的应用商处理,返回用户最终结果。
15、框计算的核心是需求识别。从指令时代到视窗时代,牺牲了效率,换来了易用;框计算时代,在不牺牲易用性前提下又恢复了效率。
16、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广告会在最后留下百度的搜索框和一个关键词。这似乎也是框计算的一种应用。百度欲当人们上网的总入口,通过框计算连接到各种应用。
17、把TD授权给缺乏压力和动力的中移动时,TD就已经被自杀,以此为标志,中国的3G就只是一个围观和被围观的故事。
18、在中国,3G代表的不是一个新的无线通信时代,而是过渡时期。包括运营商,包括用户,都在3G牌照发放之后,集体观望。

破冰

之前没有过这样的破冰活动。每个人都要花上个把小时把自己的成长史和感情史坦白一遍。让团队成员更加了解你,也相互分享和启发。相比于杀人、喝酒诸类形式来得有意义得多。即便一个小小的团队,其成员之间的成长环境、学习工作历程、性格特点、感情经历等等都是大相径庭的,反映出来的思想、观念亦各具特色,但都有很多让其他人钦佩和值得学习的品质。一个小时的时间,跟随他或她一步步从他或她的儿童到青年,从初恋到婚姻,从幼稚到成熟。难得的一次真实、互动、零距离的人生漫谈,受益颇深,留下许多思考。这个团队都是一些简单纯洁的人,恰是这样一群简单的人和简单的事,让人仰慕,让人陶醉。它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那么近,它让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互相照映。简单的人在一起,真好!

来到杭州

转眼来到杭州已经整整一个月时间了。头半个月,艳阳当头,酷暑难耐,后半个月,阴雨不断,无限凉意。各方面都没有觉得什么不适。工作很快乐,生活也一如既往的认真。对这个新的城市,新的工作,新的生活皆在预料中,亦在掌控中。甚至于工作,比预期的还要让自己满意一些。因而心情总是很轻松愉快的。亦更有情绪去积极的憧憬未来,去认真的享受生活,去尽情的体会事业……更多的感受在于工作方面,作为男人,即使是巨蟹座的我,亦终将越来越把事业作为自己的重心,事业有希望了,更投入了,其它方面好像就都更顺心了。除了事业,其它方面貌似可说的也不多了。城市,这个新的陌生的城市,比北京精致一些,景区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空间,空气更养颜,大地更宜人,物价相当,房价低一些,交通差不多,生活气息更浓一些,人更娇小一些。生活,租了比北京更好的房子,周末一个人做做美味佳肴,把房间认真的装饰一番,无约无束地在家品茶、看书、看电视。工作,主要的变化和感受都是工作,以后慢慢再总结了。感情,虽依然如故,但变化总是会接踵而来的。我憧憬着,我期待着,在快乐工作、认真生活的过程之中。(2009年8月12日杭州)

快乐工作,认真生活

“快乐工作,认真生活”。来杭州后便喜欢上了这句话。这是马总送给大家的,我越想越喜欢。一般人会问为什么不是“认真工作,快乐生活”?“认真工作,快乐生活”这是大多数人的状态,亦是很容易达到的层次。也因此这句话似乎仅仅在阐明一个事实:工作与生活对立矛盾的,只有生活才是快乐的,而工作充满的只是认真努力,或者紧张乏味。这句话因此也便变得平淡,不会引起人们思考。但如果将“快乐”与“认真”交换一下位置,情况则大不一样。同样的“快乐”一词,用来修饰工作,这快乐也便不是一般的快乐了:它是忘我工作的快乐,它是价值实现的快乐,它是无数疲于应付工作想要逃离工作的人们最缺失也是潜意识里最渴望的快乐。同样的“认真”一词,用来修饰生活,这认真也便不是一般的认真了,而是一种用认真换来的更高层次的快乐:它是悉心经营情感的快乐,它是用心体悟岁月的快乐,它是有节制有品味有思想有统筹因而持久和深刻的快乐。现在我每天都想想这句话,用对待生活的态度来对待工作,因而工作变得快乐了,再用对待工作的态度来指导生活,生活亦变得更加快乐了。于是工作与生活就被和谐统一了,万事也就顺了。(2009年8月12日杭州)

铁杆齐迷

因了初中时一个表哥送了我齐秦的狂飙演唱会的磁带,逐渐爱上他的音乐。尤其刚到大学的时候,买了不少他的磁带。后来慢慢地听到了他更多的歌曲,越听越爱听。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十字路口卖4个老歌手的音乐MP3正版光盘,我毫不犹豫买了齐秦的。里面有百余首他的经典歌曲,还附赠了一张王祖贤的CD。从此我们宿舍里就少不了响起齐秦的歌声。后来我还打印了很多他的歌词,整齐的贴在床边的墙面上。我亦逐渐成为了一个齐秦的歌迷。2002年春,在网上发现了一个人气很旺的论坛——中华齐秦歌迷俱乐部,在里面一群热情的齐迷前辈的影响下,我成为了他们日常活动中的积极分子。当时论坛也刚刚成立不久,我是从他们的第二次网下聚会活动开始参加的,之后好几年都是北京分会的活跃成员,各种聚会、演唱会场场不落,难以计数,参加活动的齐迷换了一批又一批,我是少数几个自始至终不变的面孔之一,我已然是一个绝对的铁杆齐迷。齐秦,也便成了我大学生活中一个具有相当分量的关键词。顺便再盘算一下,对于齐秦个人演唱会,我一共参加了4次,第一次是,北京春分演唱会,在首体;第二次是2004年6月,在天津;第三次是2005年末,在首体;第四次是2006年末,在北京展览馆剧场。(2009年8月9日杭州)

中学校友会

刚来北京不到两个月,就被一个不认识的前辈通知参加中学的北京校友会,还记得对方在电话里介绍自己姓莫,莫奈何的莫。校友会每年10月最后一个星期天在北京举行。当时是第二届,一直到05年的第七届,我每一届都有参加,到后面几届的时候,我已是主要的负责人,并且是校友会的副会长。但我至今不知道这位先生长什么模样。06年之后,因为聚会效果一直不好,活动也就没有再组织了。之前坚持了这么多年,其实多亏了首届会长的辛劳。他是一位60来岁的老校友,毕业于中国最好的理科学府,在北京科研单位工作,几年前退休。这些年来他一直极其热情的关心母校和母校校友的方方面面,会不厌其烦的给各位校友保持联系,了解大家的情况,能帮得上忙的,就会尽最大努力帮忙。尤其是在大家大学毕业的就业问题上,给予了很多人帮助,或者进行指导。印象中,每年的校友会会有学校的校长或副校长来北京参加,有时候还带来钱替大家的聚餐埋单。通过校友会,我们也认识了不少优秀的学长,以及故乡的名人。不过,却仅此而已,更多的时候就是和熟悉的同学坐一桌,吃过就走了。回忆起来意义并不太大。(2009年8月9日杭州)

暴雨持续的一天

因受台风的影响,今天杭州下了一整天的暴雨,当然亦不是毫无间歇,中间天公偶尔会歇歇气,让人听不见如水倾盆之声,但雨大的时候的确很大,很持久,雨声震耳。傍晚在电视上看新闻,得知浙江大部分地区都遭受了台风暴雨,降雨量很大,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洪灾风灾,只是杭州还好,没有太大的风。全国很多地方这段时间都在遭遇洪涝灾害,半个故乡的重庆正在经受50年一遇的大洪水,水已淹没了朝天门码头。之前在四川、在北京都不曾经历过这样的持续大雨天,要是北京这样下一天暴雨,整个城市一定早瘫痪得不行了。而我最爱夏天的雨,尤其是夏天的暴雨,看来来天堂杭州算是投我所好了。除了傍晚下楼买了点菜,今天其它时候全在家里。从来不曾一个人住这么宽敞这么舒适的房子,又好不容易赶上一个周末,于是在家里收拾了又收拾,学做一道道家常菜,然后在客厅的很别致的大玻璃餐桌上面看小说,或躺在床铺上看电视,很是惬意。夜深人静了,干脆把大门打开,任凭凉风穿堂而过。风儿时大时小,时长时短,抚摸着我全身的肌肤,这比电扇空调不知舒服了多少倍。(2009年8月9日杭州)

生日

第一次在北京过生日,是2001年的夏天,请了最好的几个中学同学,一起在科大校园里面的小餐厅点了几个菜。当天晚上,同学都走了,只剩下小川陪我在主席像前闲聊,后来下起雨了,索性让他骑车托着我一起回到清华大学去了。衣服淋了个焦湿,第二天穿上他的衣服去清华的自习室看书。当时我们还没有考试,他们已经考完试放假了。好像他打了一通宵的电脑游戏。后来每年的假期,我去他宿舍住,他都在疯狂的打游戏到天亮。这是他在炎热的暑假在清华校园里面留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之后几乎每年生日,我都请上几个中学的挚友一起度过。小川是回回少不了的人物。(2009年8月7日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