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北京

出租车完全按照我预先在地图上面预估的路线在夜色中从西客站开往了北京科技大学西门。我和凯一边问一边走,终于找到了学校的招待所。不料已经客满为患。也不慌张,心情依旧愉悦。来到操场边十字路口东侧蹲下。操场已经摆上了许多日用品,张着灯,等待新生前来购买。似乎只一会儿时间,一个骑自行车的同学在我们跟前停下来,问我们是不是新生。然后带我们到了一个办公室,把我们交给了正在办公室聊天的学长。记得一男学长,正和另外几个同学翻看好像刚刚洗出来的照片。后来他带我们去了他的宿舍下榻。他是学生会干部,当时大三了,还是四川老乡。于是倍感亲切。宿舍较乱,很有大学氛围,好几个室友可能放假还没有回学校,够我和凯睡觉。我们亦很快入睡。

次日似乎只7点,我和凯就起来了,在学校里面逛了一圈,在今体育馆门口的路边面馆各吃了一碗面。4元一碗,分量很是大,勉强吃完了,味道还不错。之后从学校南门出去。当时北四环还在建设中,没有通车,到处堆满了沥青、泥土。记得坐了一个公交车,然后又换乘了一个公交车到了西直门。印象很深刻的是,在公交车上,上来一个老同志,我没有注意到,但售票员提示让座。之后这个老同志下车的时候还专门找到我,让我接着坐。

我和凯从西直门进了地铁,购买了3元一张的1、2号线地铁通票,坐到复兴门换1号线,从天安门西下车出站。延长安街向东走去。第一次看见了宽阔的长安街,宏伟的人民大会堂,辽阔的天安门广场,庄严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纪念堂,雄伟的天安门城楼……从城楼底下进了故宫的前院。但没有花钱进故宫。之后继续延长安街东行,来到了王府井大街。现在已经想不起之后的行踪,只记得黄昏时分坐公交回到了西直门,在高粱斜街给迷失了方向。都因了这街是弯弯斜斜的,没了太阳,原本向北的路后来变成了向西,自己却没有发现。后来坐公交车沿着学院路一路北行,回到了学校。记得我和凯在西直门各买了一个硕大的塑料杯,别的什么也没有买。

此时那位学长已经帮我们问到了我们的宿舍,更让我感动的是,还帮我联系了我的辅导员陈老师。我可能是最早一个和他见面的学生。我和凯的宿舍都在12斋,整个楼都还没有人入住,只有楼道亮着的灯和已经开始上班的楼管。每间宿舍的门上都已经贴上了住这间宿舍的人的名字。凯在一楼,我在四楼,我们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放下东西来。只一会儿,我下楼找凯,下楼时竟看见三层临近楼梯的宿舍门上亦有我的名字,心想高中时同年级有重名,怎么大学也有重名啊。于是赶紧来到楼管处,查询到底哪间宿舍才是我的。这下好了,竟然刚才那两间都不是我的,四楼还有另外一间宿舍也有我的名字,那才是我的屋。更雷人的是,次日起床后,发现斜对门的门上竟又有一个我的名字!第四层楼为数不多的宿舍里面就有三个“我”。加上三楼那个至少4个了!后来知道,第四层的三个“我”都属于同一个院系,不同班而已。

第三天,开始报到了。室友也陆续住进了宿舍,都是全新的同学,亦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紧张的报名,新生大会,认识指导员,副院长给我们上课,学长带我们熟悉校园,英语分班考试,紧张而兴奋的两三天后,便被拉去领了水壶、皮带、帽子、衣服、胶鞋,挤上好几个通道公交车,被拉往了昌平北京高校军训基地,开始了为期三个星期的军训。军训前,在学校还见了娜和她的父母,一起吃了饭。她是我们中学考到这个学校来的唯一一个女生,之前在故都的时候已经认识。军训一共组了两个团,凯和娜分在了另外一个团,去了延庆一个部队军训,据说比我们的条件还要更艰苦一些。关于军训,若干年前写了一篇《军训》。

走出盆地

2000年,我参加高考。高考前填报志愿,怀着对首都的向往,我选择了北京科技大学作为第一志愿。录取通知书拿到以后,无比兴奋,不但被第一志愿的学校录取,同时还如愿以偿地进入了第一志愿的专业,在各专业中分数最高的电子信息工程。

录取通知书拿到后只两三天时间,就需要赶往北京报道。记得其它大学都是9月中旬左右才报道,而我的学校却是8月底就必须报道。好不容易熬过了等录取通知书的漫长的近两个月,却已没有时间去享受轻松快乐的假期,有些许郁闷。就这样怀着兴奋而紧张的心情,启程了。

一起考到这个学校的还有另外两个中学同学,之前不在一个班级因此并不相识。因了这事,便认识了。他俩一男一女。我和男生凯一同坐火车前往北京。我和凯,还有我的父亲、凯的父母双亲,一同通宵坐火车从内江到重庆,然后我和凯从重庆坐火车到北京。我们都是第一次坐卧铺,又带了很多零食,一路上过的很快乐,想睡便能睡着,似乎还没坐够,就到了北京。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出四川盆地。记得次日天亮起床后,透过火车的玻璃窗,第一次看见一望无垠的大平原和地平线上升起的红彤彤的太阳,心情无比激动,就如同井底之蛙终于跳出了井口第一次看见了外面的世界。

到达北京时已经是晚上9点左右,我们第一次穿梭在了如此宏大而华丽的西客站建筑之中,这也便标志着我们第一次踏上了首都的土地。

就这样,我第一次走出了四川盆地,第一次来到了首都北京。

即将阔别北京的日子

一直还不曾想过离开北京。仅是一个月前,外地的一个工作机会找上门来。在短暂的犹豫与曲折之后,一切谈妥,即将启程,开始全新的生活。而最舍不得的便是,向北京说再见。而这一走,可能将是永远的离开,就如9年前离开四川一样,偶尔回去,也只是短暂的探亲访友。于是不禁想起我和北京的这段9年之恋。人生最宝贵最浪漫最青春最愉悦的9年,19岁到27岁,亦是北京发展最快的9年。我,或者我与北京,有太多的回忆,太多的故事……

吕老师

中学时光让我难忘。我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和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几乎都算是全校最漂亮的女老师。尤其是初中的班主任,吕老师,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当我们的班主任,同时教我们英语。好像也就比我们大不到10岁,青春貌美,陪伴我们度过了3年最愉快的初中生活,也正值我们的青春期,无限美好的回忆,至今同学相聚还总要提起。

在吕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班的气氛是全年级最活跃的,成绩也是最好的,尤其我们这一帮大概7、8个男生,总在一起玩,成绩也是班上最好的,自然也是和吕老师走得最近的。下面这张照片就是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和吕老师的合影。那个时候我们也就16岁左右,吕老师25岁左右。

(97年5月摄于内江六中校园。左起:兰俊、邓洲、曹宇、张劲、宋谦、吕老师、李轩、刘江、陈小川和我)

初中毕业后,我们多数都考上了这个中学的高中,吕老师继续教初中的英语,不再当班主任。不久后,她怀孕了,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了,也没有人能联系上她。在我的记忆中,是在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有在同学在上海碰见过她,说是她后来出国了陪她老公学习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去了上海,在上海一所高校里面教书。在以后就又不曾有过她的消息了。

不料就在半小时前,正打算关电脑睡觉,上了一下开心网,看见刚才曾映月上传了几张和吕老师聚会的照片,于是赶紧下载下来,并向曾映月问起来。他们前天晚上在上海一起相聚。下面的照片中除了吕老师,都是初中的同学。这些同学由于远在上海,毕业后与我相间甚少,他们的变化都蛮大的。但惊讶的是吕老师却与当初的她没有什么变化,近40岁她与25岁时候没有什么差别,貌似更加年轻漂亮了。

(09年6月12日晚摄于上海。左起:黄厚毅、张晶、吕老师、曾映月、王峥、曹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