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北站通宵排队买票归来

为了买5天后的火车票,昨晚(1月17日)23点我就一个人从家步行去北京北站售票厅排队等待次日上午9点的抢票。我到的时候人还不多,每个窗口也就5、6个人不到的样子。我排到了一个只有1个人(后来才知道实际上是两个人)的窗口跟前。出发前,一个老乡朋友就告诉我,如果排不到第一位就别排了,她在往年排过,排的第一名,结果都只剩6张硬座了。我有些不相信会有这么夸张,于是坚信排第二是没有问题的。

我穿了比平时多得多的衣服,背上一张床单,来到刚刚竣工的北京北站一层售票厅。整晚几乎找不到一个工作人员,候车大厅也紧锁,赶清晨的火车的乘客居然也只能和我们一起挤在售票厅中。一直到凌晨2、3点钟,新来的排队的人都不算多,平均每个队也就20人不到。后来我铺上床单,趟下身来。地板是地热供暖,背还算暖和,似故都常用的电热毯。小腿却是很冷,能感觉到有寒风不断地在身体上方流动。于是仅能偶尔睡着。

5点半,各售票窗口都开灯了,开始出售当日或4天内的车票。第5天的车票要到9点才开卖。这时排队的人也多起来了,把整个售票厅挤得满满当当的。我起身去上厕所,居然只有候车厅里面才有,而且必须持票入内。后来几经询问,最近的厕所竟是要穿过庞大纷杂的西直门立交桥之后的那片平房群落中的简陋厕所。于是强行冲进了候车大厅,一撒为快。

漫漫长夜之后,天空渐渐放亮,懒懒的冬日暖阳从大地的东南角缓缓爬上来,激动人心的抢票时刻渐渐临近了。前面的同志买票还算顺利,也有个别的没有票。仅9点05分左右,轮到我了,却告诉我北京到重庆只剩下临客的硬座了。当时后面的朋友们一个比一个着急,我也没有时间多想多问,先把票买走再说。

还没有坐过临客硬座,回家一查,竟然比特快多了差不多一倍的时间,将近50个钟头啊。

想问天问大地,那么多的票,都到哪里去了呢?!

(2009年1月18日玉桃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