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婚礼

如我所料,最好的朋友终于结婚了,就在昨天,我不仅参加了他的婚礼,还担任了伴郎的角色。大约在一个月之前,得到他的通知,知道他终于要结婚了,日子定在9月20日,是星期六。

星期五的晚上,我背上装着衬衣、西装、领带的背包,辗转近1个多小时,来到了他的家。当时就他一个人在家,他的父母去机场接他的姑姑和表妹;新娘和娘家人居住在附近的宾馆里面。一起试衣服才发现我和他西装竟然是同一个牌子且同一个款式,仅仅我的比他的大一号。正在此时,他的父母和估估表妹从机场回来了。之前我是经常见到他的父母,因此这次的相见亦是相当的亲切,一起毫无拘束的谈论起来。谈论中发现一些流程大家还并不是太清楚,毕竟这事谁都没有怎么经历过,亦不在家乡,不仅需要入乡随俗,亦要将就娘家河南省的习惯,结果他们也不算特别清楚,这档子事亦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大家一起摸索,不亦悦乎。

次日7点不到的时候我们就都起来了。7点半左右,他的崔老师开车过来了,我和他的表妹一同下去把车擦拭干净,绑上气球,系上纱巾,贴上花环,还放上了崔老师昨天刚刚收到的五个可爱的福娃。其它几俩轿车也陆续地开来了,还有个特别英俊、高大,留着长发,端着专业相机不断照相的老外,是新娘的同事,外教老师。

大约8点过,我们开车去对面的宾馆接新娘回家,到家时下车的时候得把她的鞋子偷偷藏起来,换上一双新的鞋子,然后到新家中吃几个公公婆婆做的汤圆,然后我们再一次上车,开始在县城里面兜风,然后去往婚宴的地方——北京二外的专家楼餐厅。

车队一共有6俩车,坐在头车的是新浪的父母,以及负责摄像的新郎的表妹。新郎、新娘、我和伴娘坐在第二个车里,我坐副驾,后排从左到右依次是伴娘、新娘和新郎。

在美丽的通州县城的各大街道巡行了一个多小时候后,车队终于驶入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的校园,宾客陆续到来,越来越热闹,11点28分,婚礼正式开始。在主持人的主持中,主婚人、证婚人、新郎、新娘、双方父母分别发言,婚礼热闹的气愤一浪高过一浪,之后新郎新娘互赠戒指,喝交杯酒,切蛋糕。随后主持人宣布结婚庆典礼成,大家开始就餐。

(2008年9月21日)

“E都市”与“都市圈”

开始了解三维地图,是在2007年初,当时发现了杭州阿拉丁公司推出的“E都市”,顿感惊喜,并以文作证。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精美而庞大的三维地图,好奇于其制作过程,还专门去寻求了答案。记得当时大概只有北京、成都等10来个城市。北京只制作了二环内的区域,且精度不及成都等城市。特想看看重庆,看看这个山城在三维地图上是如何起伏的,可是没有找到。

最近又发现了另一个三维地图网站——广州亿动公司的“都市圈”,简单了解后得知它是去年才开始制作,起码在今年几个月前才推出的。其官方的一个Flash短片《献给辛苦的采集员MV》记录了2007年夏季采集员们在广州大街小巷采集信息的艰辛过程。Flash制作的当时他们已经完成了广州的采集工作,正酣睡在开往北京的硬座火车上,他们即将开始对北京的人工大扫描。

都市圈上的北京地图已经基本完成,并且特别照顾了奥运会,对奥运会的场馆无论离市中心多远都专门进行了制作。而此时的E都市也比去年增加了很多城市,原有的城市也继续在扩大范围,例如北京的覆盖范围也已远远不止于二环。重庆终于也有了,遗憾的是,三维地图上的重庆,是个平原。

以北京为例对比这两个三维地图网站,不同的地方很多。都市圈的数据很新,除了奥运场馆,其它刚刚新建的楼房也都及时体现,而在E都市中,依然只能看见一片正在施工的工地。但E都市中对各个楼宇的标示更加准确,对有些地方例如北京科技大学内的每一座楼的楼号都进行了准确的标示,另外很多楼宇上面的字牌和广告牌也清晰可见。

至少可以得知这两个网站的数据并没有相互共享,如此巨大的规模也丝毫阻止不了他们彼此的重复投入,足以看出他们对城市三维地图在未来的应用和盈利前景倍加看好。E都市中的很多城市据说是卖给了当地政府机关,由他们投资,并经营其中的各种广告商机,如杭州的地图里面,已经热闹非凡,楼宇间到处可以看到氢气球吊起的巨幅广告。

一个地理信息科学专业的朋友对此并不感觉高深,称其只是2.5D,还算不上三维,还对两个网站的投影问题进行了分析,我是一点也看不懂。

(2008年9月11日)

火爆的开心网

大约两个月前,受好友陈小川的邀请,我注册了开心网。跟现在的很多新注册开心网的朋友一样,第一次进去,草草一看菜单,并未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通过陈小川的好友,能看见几个认识的人,但数量很少,他们也都没有贡献到网上什么信息,于是我很快关闭了网页。之后很多天,都不曾再想起这个网站来,逐渐将它遗忘。直到半个月后和中国雅虎的产品经理赵蔚的一次对话。

这个从小学就开始和我建立了深厚友谊的朋友,赵蔚在那天和我一起吃饭并谈论关于产品经理职业时,提起了开心网。他说里面有些如争车位的小游戏,特别适合于熟人之间玩耍,尤其白领,工作累了就上去玩几分钟,非常不错,于是现在受到很多人的欢迎,并且熟人之间推广,且多是实名注册,人气上升极快。于是我当晚第二次登录了开心网,从网页左下脚发现了很不起眼的“添加组件”,然后开始试用各种组件,包括争车位、朋友买卖、姓名缘分等等。

很多小组件或叫做小游戏,的确很有意思,尤其和熟人之间,让人时不时的会想起上去做一些简单的操作,以此方式在减缓工作压力的娱乐的同时,保持和朋友的联系。因此一旦体会到开心网乐趣的人,一般就会主动地去邀请自己的同学、同事、朋友加入进来,正好它又提供了多种便利的邀请方式。

于是这之后我发现,身边的朋友突然间越来越多地加入了开心网的实名制用户的队伍。也似乎在一夜之间,我所在部门的同事们都现身在了开心网上面。并且,我通过好友的好友,又找到了很多多年不曾联系的朋友。对于那些常年在msn中不曾说话的准熟人们,也通过开心网上的小游戏,距离被拉近,而且让你感觉到,有了开心网,即使不特意联系,他们也永远就在你的身边。一种非常舒服、安全、温暖的感觉。

就在这么短暂的数月时间内,开心网像病毒一样迅速在大陆各地尤其是大城市的白领人群中蔓延,其Alexa曲线呈直线上升,现已进入全球前200名,开始超越SNS网站的老大校内网。我偶尔在公司内串门,到处能见到同事浏览开心网的壮观景象。于是在大约上周四,媒体上开始报道开心网逐渐被各大公司屏蔽,以保证员工的工作效率。第二天,拥有数千人规模的慧聪网,也再也忍受不了其员工对开心网的中毒至深,立马封掉。之后不少人只能托在别的公司的朋友时不时地换账号登录上去帮忙移动一下小车,免得被贴条且交路费。

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出现一个网站能引起如此广范围的关注和追捧。我觉得,开心网将如同QQ/MSN一样,作为熟人间保持联系的一种工具,一旦多数熟人都开始使用了,就很难让人放弃,也很难再有第二个同类的产品能够替代,除非你和你的所有好友都能同时迁移过去。就像QQ之后的Gtalk、百度Hi,你去了,却没几个好友,所以勤快的人尝试一下也都不去了。

(2008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