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兀的寒冷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我只睡了2个多小时。清晨5点过的南方城市,难得的安静。带着还未散尽的梦境,慌忙地洗澡,收拾,退房,打车到机场。外套放在了行李箱中,花了10元打包捆绑。只穿着长袖T恤,从20多度的地方直达零上几度的北京。寒风凛冽。树枝摇曳。落叶如雪般漫天飞舞。还好已是中午,耀眼的阳光帮我抵御突兀的寒冷。机场大巴上一群操成都话的人,对冬日北京的这般明媚阳光大加感叹。成都的这个季节,大多是雾天,阴天,多云天,虽然没有风,却异常的阴冷,潮湿。

(2007年11月18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