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城市

北回归线上的陌生城市。远离朋友,远离忙碌,远离繁琐。舒适的气候,干净的空气,简单的生活,缓慢的节奏。终日和一同出差的同事形影不离。他憨厚,三十而立的年龄,乐观豁达。我因着新的坏境亦自得其乐,有些不愿再回去,回到那个让我麻木,时间过得飞快的北方城市。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于是一开始就知道要抓紧享受麻木和重复中难得的相对自由和简单。

我步行去附近的沃尔玛买廉价长袖T恤,长得像绿色辣椒一样的杨桃,形如柿子的百香果,还有人参果,猕猴桃,丰水梨,亦有塑料拖鞋,搓澡用的海藻棉,鞋垫,还有牛奶,龟苓膏,广西产的茶叶,越南做的咖啡、椰子糖、莲子糖等等。漫不经心从容自若地穿梭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世界中,似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剩下物质的欲望,而它却是如此的容易被满足。

躺在床上或坐在马桶上看安妮宝贝写的良生、莲安这些诡异的人及其诡异的事。和同事聊老板,聊房子,亦聊女人。步行5分钟到客户的公司工作。打车去川菜馆吃毛血旺。然后回到已经被服务员打扫整洁的房间。差不多每天同一时间听到问先生需要按摩吗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是这个宾馆前台旁边那个只有晚上才打开门的写着足浴的房间的老板娘。还有听同事开始打鼾,帮他关掉作为他的催眠工具的电视。于是知道一天又已经过完。

(2007年11月1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