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流

再一次和一个男人一起去电影院花着不菲的钱财接受感官刺激。战争题材的冯小刚作品集结号的确也算的上一部价值不菲的大片。结束的字幕出现的刹那,座无虚席的影院中响起了观众的掌声。这是观众由衷的感动,虽然只是来自部分人的手掌,却因了在其它影片中很少如此,而显得更加真诚与感人。

临近子夜的长安街延长线上,已少有步行的人影,只有依旧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繁华的霓虹让独行的我感觉不到一丝的孤独。以脚步为拍子,一首接一首随心所欲地唱小哥的歌,似一场回家路上一个人的演唱会,精彩而惬意。

新年钟声再一次临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

(2007年11月22日)

突兀的寒冷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我只睡了2个多小时。清晨5点过的南方城市,难得的安静。带着还未散尽的梦境,慌忙地洗澡,收拾,退房,打车到机场。外套放在了行李箱中,花了10元打包捆绑。只穿着长袖T恤,从20多度的地方直达零上几度的北京。寒风凛冽。树枝摇曳。落叶如雪般漫天飞舞。还好已是中午,耀眼的阳光帮我抵御突兀的寒冷。机场大巴上一群操成都话的人,对冬日北京的这般明媚阳光大加感叹。成都的这个季节,大多是雾天,阴天,多云天,虽然没有风,却异常的阴冷,潮湿。

(2007年11月18日)

陌生城市

北回归线上的陌生城市。远离朋友,远离忙碌,远离繁琐。舒适的气候,干净的空气,简单的生活,缓慢的节奏。终日和一同出差的同事形影不离。他憨厚,三十而立的年龄,乐观豁达。我因着新的坏境亦自得其乐,有些不愿再回去,回到那个让我麻木,时间过得飞快的北方城市。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于是一开始就知道要抓紧享受麻木和重复中难得的相对自由和简单。

我步行去附近的沃尔玛买廉价长袖T恤,长得像绿色辣椒一样的杨桃,形如柿子的百香果,还有人参果,猕猴桃,丰水梨,亦有塑料拖鞋,搓澡用的海藻棉,鞋垫,还有牛奶,龟苓膏,广西产的茶叶,越南做的咖啡、椰子糖、莲子糖等等。漫不经心从容自若地穿梭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世界中,似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剩下物质的欲望,而它却是如此的容易被满足。

躺在床上或坐在马桶上看安妮宝贝写的良生、莲安这些诡异的人及其诡异的事。和同事聊老板,聊房子,亦聊女人。步行5分钟到客户的公司工作。打车去川菜馆吃毛血旺。然后回到已经被服务员打扫整洁的房间。差不多每天同一时间听到问先生需要按摩吗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是这个宾馆前台旁边那个只有晚上才打开门的写着足浴的房间的老板娘。还有听同事开始打鼾,帮他关掉作为他的催眠工具的电视。于是知道一天又已经过完。

(2007年11月14日)

南宁的秋天

第二次来南宁了,今天是个轻松和开心的日子。上午在宾馆睡到10点过。10点半至12点在宾馆的床上和北京公司通过电话一起开会。电话效果不是太好,北京的同事相互谈话的时候我是听不清楚的,于是大部分时间是半躺着看安妮宝贝的二三事。平角内裤,前晚在沃尔玛买的不到20元的长袖T恤,昨天小Q送上的越南咖啡……心情自然是异常的轻松。

客户的公司要到下午3点才上班,于是我和同事SK也跟着享受这奢侈的午休时间。步行很远去找到一家未曾吃过的台湾餐厅,看书,打盹……下午3点不慌不忙地步行来到客户的办公室专心致志的分析需求、设计页面。6点过邀上两个客户美女去了一家她们推荐的重庆火锅馆,美美地吃了一顿干锅田鸡。

吃饱喝足后驱车前往南湖水边,水中是一座座华丽精致的花灯,岸边是一桩桩别致精美的路灯,周遭是一片片高大雄伟的新式建筑。这深秋的季节,在北京已是寒风凛冽,而在这里却似人间天堂,温暖湿润的气息,满眼油绿的植被,令人持久地舒适和愉悦。

(2007年11月8日广西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