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服毒

权证的丰厚利润不过是一层诱人的糖衣
包裹着一坨致命的毒药
它在交易的末日可能让你血本无归
你却依旧满怀信心地大赌一把

中国股市与赌场的唯一区别就在于
前者的分场开到了千家万户
并全民性研讨着各种投机理论
这在多空双方的博弈本质面前
如邪教般故弄玄虚自欺欺人滑稽可笑

比股民还要让人敬畏的是彩民
他们居然能让彩票走势分析师也有了讲台
看来九年义务教育普及得还不够
至少概率论的教学质量太不尽如人意

从来不想只当观众
终于在今天我也排长队挤进了这个国家赌场
门票是一张数年不用的余额早已为零的银行卡
打算偶尔带点零花钱进来娱乐
可能更多的是没有工夫打理权当炒长线
至少比全存在银行里有趣得多

(2007年3月27日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