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子鸡丁

直到今天我终于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
我早已经退化成了一个不太能吃辣的人,
川军本色的那盆满是红辣椒的辣子鸡丁,
辣得我痛苦难耐并不断的拍桌子又跺脚。

一直挺爱吃北京大多数馆子里面的辣食,
还自以为自己继承了四川人的优秀传统,
今天这一让自己都觉得相当丢脸的吃相,
让我忽然间明白我已被北京的大众同化。

(2007年3月31日北京)

自愿服毒

权证的丰厚利润不过是一层诱人的糖衣
包裹着一坨致命的毒药
它在交易的末日可能让你血本无归
你却依旧满怀信心地大赌一把

中国股市与赌场的唯一区别就在于
前者的分场开到了千家万户
并全民性研讨着各种投机理论
这在多空双方的博弈本质面前
如邪教般故弄玄虚自欺欺人滑稽可笑

比股民还要让人敬畏的是彩民
他们居然能让彩票走势分析师也有了讲台
看来九年义务教育普及得还不够
至少概率论的教学质量太不尽如人意

从来不想只当观众
终于在今天我也排长队挤进了这个国家赌场
门票是一张数年不用的余额早已为零的银行卡
打算偶尔带点零花钱进来娱乐
可能更多的是没有工夫打理权当炒长线
至少比全存在银行里有趣得多

(2007年3月27日北京)

中国红

中国人天生爱红,
源于远古对日的膜拜和对火的皈依。
之后易学的阴阳五行论中的金木水火土,
配以五德并对应五种颜色即为:
金德为白,
木德为青,
水德为黑,
火德为红,
土德为黄。
中国红便从炎帝火德王一直红下来。
炎黄子孙,火土相乘,
红色一直处于尊崇的地位。
同时在中国民间,
红色的广泛普及还因其表征着日的生机和火的驱邪。
新中国把红赋予了新的意义,
铭记烈士的献血,
传承革命的精神,
红色更进一步成为了国人的心理底色和民族的象征色彩。

(2007年3月27日)

管理至上

伟大的祖国要开始建造大飞机了,这将是比去年的歼-10更加振奋人心的消息,提了20多年的事情终于就要开干了,10余年后我们将乘坐自己的大飞机在云际遨游。曾经我们为波音制造舱门就大肆宣传,如今要建造整个大飞机将是多少研究所多少零部件生成厂商的共同成果啊!无数多个零部件要组成一个大飞机,没有一个人能懂得这所有的一切,技术本身在管理这个词的面前也变得不再那么高不可攀,也因此由于管理问题而告失败的案例屡屡发生在国外,伟大的祖国将发挥社会主义优越性充分调动全国各方面力量完成这一伟大神圣的任务。

(2007年3月27日北京)

我们回到过去是可能的

不要忘记了一个美妙的事实,我们所能够看见的遥远星空,可以是好几千万年前的情景。那么空间和时间的每一个刻度,都记载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之中。当我们的视线无限开阔和精确,我们可以设置时空的四维坐标,观察任意过去时刻的任意地点。因此我们回到过去是可能的。但要像《时空线索》中那样改变历史,除非当我们证明了宇宙不过是虚拟的。时空线索是一部异常精彩给人启示的电影,上周末的夜晚和丝丝在电影院看得舍不得眨眼。

(2007年3月26日北京万寿路)

祸不单行

除了在这次春节回到湿润温暖却因室内没有暖气而又感觉寒冷的南方家乡的时候不幸呜呼感冒一次以外,已经有许多个月份没有感受过生病哪怕是过敏性鼻炎流点鼻涕的滋味。而正当我因此感到愉悦并开始借着春天的生命力开始更多的体育运动的时候,可恶之极的病魔的黑手悄然向我伸了过来,一夜之间挠烂了我的双唇,让我再次承受起去年这个时候的唇炎之苦。同时,昨日的玉渊潭艳阳高照,20多度的气温却在日落前急剧下降,伴随着湖畔的凉风,硬是又把我先前出汗的脊背吹得拔凉拔凉,然后就是今天一天的头痛和流鼻涕。祸不单行乎。

(2007年3月23日北京)

长尾理论的艺术

今天把《长尾理论》看完了,这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刚刚看完开头和结尾部分的时候,感觉自己什么都懂了,于是以为全书可能会很啰嗦,不料一章接着一章,章章深刻而充满思维的乐趣。

经济学绝对是一门艺术,一门结合了多项学科的艺术。摆在每个人面前是同样的现象和数据,专家却看到了不一样的奥妙。作者深入浅出的文字,撬动起我大脑的上下左右,教会我同时激活数学哲学心理学的细胞。

同一个现象,可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现象,更存在相似的规律。于是世间万物彼此联系,千丝万缕。我们观察现象,分析本质,总结规律,得到的便是抽象后的理论。长尾是理论,更是哲学,我曾有的那么多不解与迷惑,竟都通过运用长尾理论的本身或思维方式得到了不错的答案。

(2007年3月20日北京)

万寿路的乌鸦

去年3月底,第一次来到万寿路,已经是黄昏之后的黑夜,道路两侧的人行道,布满了白色的鸟粪。抬头望去,树枝上停满了黑压压一片的乌鸦,不时能听见啪哒啪哒的鸟粪砸到地面的声音,乌鸦在我的上空尽情排泄。不久后的4月份搬到万寿路居住,这时好像乌鸦已经少了,没有什么印象了。不料入秋之后,地面又开始变得花白,不知道是不是候鸟的乌鸦又回来了。每当夜幕降临,乌鸦们成群结对地从南边天空飞到这里,栖息在万寿路沿路的大树上,次日天一亮,又陆续飞走,去远方觅食。也不知道乌鸦们为什么喜欢在这里安家,像万寿路这样路不宽,左右多宾馆饭店的街道应该很多,却很少有像万寿路一样每年都吸引着这么多的乌鸦的。我第一次来这里就被某个讨厌的家伙用便便击中,之后在今年1月份遭过一次小的,可恶的乌鸦。不过现在又是3月了,不久乌鸦就要走了,回家的路上我可以不必再小心翼翼,菩萨保佑了。

(2007年3月19日北京)

芹菜炒牛肉

上个星期六,第一次买芹菜,给丝丝做了一道芹菜炒牛肉。这道菜非常简单,适合于比较忙碌的年轻人经常制作以解决饥饿。这道菜的主要原料为芹菜半斤,瘦牛肉3两,淀粉,酱油,花椒、味精、郫县豆瓣,油。首先将芹菜切成一寸长的节节,将牛肉切成丝,用适量淀粉、酱油、豆瓣将牛肉丝和匀;然后在锅中倒油,放入大约10颗花椒,大火烧;油冒白烟15秒后倒入和好的牛肉丝,迅速翻炒至白亮,放入芹菜节节;翻炒数分钟后撒少量味精,关火起锅。因为牛肉勾芡时已经放入了酱油和豆瓣,就不必再在起锅前放盐了。上周六第一次做这个就马虎了,搞得偏咸了。不过还是很好吃,牛肉和芹菜可谓是上等的搭配,清香脆嫩可口。今天又做了一遍,没有放盐,味道很好。下次准备尝试不放豆瓣,以更加突出芹菜天然的味道。

(2007年3月18日北京)

在香山打羽毛球

“这个周末咱们是去打球还是去郊区啊?”“去香山打羽毛球吧!”丝丝的方案不错,既去了郊区,又打了球。

早上7点闹钟一响,我便跳起床,8点过我们在板井碰头,然后一起坐360快车去香山。星期六的北京风和日丽,温暖舒适,没有风的北京一如既往地继承了空气不透彻的毛病,但这一天却朦胧地有些美,空气中能闻出些许春天的泥土气息。

还在平时上班时间之前,我们便来到了香山门口。香山的停车场周边已经热闹非凡,无数的车辆,无数的游人,令人丝毫感觉不到这是淡季的香山。难道大家都跟我们一样,提前从天气预报中得知今天是个登山的好日子?

始终是那些有山有水的地方最能停留住我的脚步。香山从东门进入不远的地方便有几个美丽的湖泊,湖泊的一侧紧依着长满松树的山坡,在刚发嫩芽的垂柳的陪衬下,在红色小亭子的点缀中,显得格外恬静,格外怡人。

离开湖泊没几步,我们发现一片不算太大但也足够让我们打球的草地,于是放下行囊,手握着轻盈的球拍,在这如诗如画的山坡下面,舞动起身姿来。一身红白相间的薄毛衣,一头金色飘逸的长发,丝丝欢快地跳跃着,在青山绿草间,我感觉她就是这世间最美丽最迷人的蝴蝶,这香山也因了她而好似瞬间盛开了满园的花儿,红的、白的、黄的、粉的……

打了近两个小时的羽毛球,我们开始沿着几乎没有人的崎岖小路蜿蜒而行,一边聊天一边登山。景点或古迹的名字大多没有记住,倒是有些挺适合于局部取景拍照的地方我们没有放过,认真的造型、调焦、换光圈、选快门。丝丝说,前不久又在西单遇到造型师请她拍照了,说她很适合于造型摄影。今天我有幸也有了她做模特,当然更加认真。

离开香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过了,我们好像不小心从一个偏门出了香山公园,走了很久的村庄马路,经过了香山老年公寓,才终于来到停车场,跳上拥挤的通道车,在黄昏中徐徐离去……

(2007年3月18日北京)

晚餐

今天下班,和丝丝、小川、张颖一起在公司附近的烤鱼店吃烤鱼。又有日子没有见到小川了。很难想象以后和小川不在一个城市了会是怎么样的,也许总有离别的时候,但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2007年3月7日北京万寿路)

降落雨雪京城

飞机从双流机场升起,我在空中鸟瞰平整繁华的成都城,看见了美轮美奂的天府广场,正在寻找公司所在的王府井公寓时,飞机向东北上空穿入云霄,窗外白茫茫。数分钟后,豁然开朗,脚下是晶莹洁白的云海,软绵绵密麻麻铺向天边。云海的远方有些许山峰,像海洋中的小岛,如天堂般清澈而迷离。全程几乎全在云霄之上,看不见地面,估计底下的城市尽是阴天或多云天,直到北京,飞机再次置身烟云中,突然间黯淡下来,窗户上有被气流拉出的道道水丝,地面正在下着小雨,能见度很低,不知道飞机是怎么降落下来的,来到地面,我看不清百米开外的东西,然后坐在汽车里在雨雪交加的北京街道上或停或行地折腾了1个半小时才终于到家。来接我的闫司机一路开车一路擦鼻涕,说是春节回家喝酒感冒,鼻炎犯了。这雨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下,还不小。到家来不及收拾东西,冒着风雨,奔赴何总的婚宴。次日元宵节,天亮即起,风更厉,雪更大,天更冷,陪人去中关村采购,一上午都哈欠连天,好在中午再次到去过无数次的重庆鸭肠王火锅店吃正宗的重庆火锅,算是慰劳了自己的身子骨。随后从城西火速赶到城东,陪朋友几经对比挑选,购买了一款西门子的六千大洋的洗衣机,然后逛西单逛到黑夜,再次回到地面的时候狂风大作,元宵节的夜晚,烟花,爆竹,如枪林弹雨般围绕着我们……终于回到了温暖的自己的家,东西还是没有拾掇,明天要上班了。

(2007年3月5日北京万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