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坐飞机

第一次坐飞机,担心因为堵车迟到,于是下午4点就从友谊宾馆上了机场大巴。交通还算通畅,不到5点我就来到了首都机场。5点半在地下一层吃了碗麻辣面,味道挺正宗的,分量也大,不过价格确实有些贵,16块钱。余下的时间在候车楼里逛了个遍,然后提前了2个钟头去办了登机手续,唯一的一个行李也办了托运,逐渐脱离了我的视线,我变得两手空空,跟平时上班一样,在机场里面转悠,还有些不习惯。

飞机晚点了1个钟头,我于是在候机室里一直尖着耳朵留意不太清楚的广播,又到处走走看看,生怕误了我的第一个飞机。登机的时候,我第一个下了送我们从候机室到飞机的小车,面前就是即将送我回家的四川航空公司的空客A320。眼看我就要第一个登上飞机的梯子,我犹豫了,怕出什么洋相,于是停顿下来,让一两个人先上去,毕竟我是头一次。

飞机慢慢滑上跑道后开始加速前行,加速度很大,我能感觉到这种向前的力量。仅几秒钟后,飞机向后一仰,离开地面,向着夜空冲了上去,而后变得很平稳,让人不再能感觉到加速度的存在。

就在这种平稳中,透过窗口,我所能看见的地面上由灯光勾勒的建筑物的轮廓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下一个个不同大小、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光斑,以及它们所组成的不同布局、不同密度的图案,像奇异的棋盘,像绚丽的星空,像虚幻的梦境,离我渐渐远去,最后留下的是漆黑的夜空和被机舱内灯光照亮的机翼。

从北京升空后不久,飞机开始颠簸,空姐说是遇到了气流。如同第一次乘升降梯,我不断地遭遇失重的感觉。而现在是在几千米的高空,心里顿时有些不适起来。不过几分钟后气流就过去了,飞机又恢复了平稳。

快到重庆的时候,窗外出现了一缕缕白雾,然后我就能看见夜穹笼罩下的山路。山路弯弯曲曲,在路灯的照耀下很好看。路灯间的距离很均匀,路面于是同样很均匀的明暗交替着,这起伏不平的山坡就被这美丽的光带点缀着,看上去别样美丽。

感觉得出飞机离重庆的地面已经很近,而且似乎飞得很慢,引擎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飞机像是在滑翔,还狠狠地倾斜着机身,在空中转弯。眼看飞机就要着陆,而我突然又不安起来,心想这个钢铁庞然大物就要这样从天空中向下冲到坚硬的水泥跑道上面去,该是一个多么惊险而又奇妙的过程啊。正想着,飞机轻轻地着陆了,飞速地在跑道上风驰电掣,让人感觉乘坐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里。来不及慢慢感受,瞬间速度就降了下来,不到几秒中,飞机几乎停下来,缓慢地滑到停飞机的地方,宣告这次空中旅途的胜利结束。

(2006年5月28日北京万寿路)

地震

那天放学回家,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感觉到沙发在不停晃动,就像有人在后面用劲地摇拽似的。还没等我来得及开腔,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妈妈连忙说道谁在摇我的椅子啊。我顿时意识到是地震了。于是我飞速钻进了卧室的床底下,趴在下面,不敢动弹,做好迎接房子倒塌的准备。过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我于是又小心翼翼地从床下爬出来,然后迅速窜下楼去,来到马路边。而这里依旧车来人往,他们应该没有察觉到刚才的地动。我站了些许时候,最后还是上楼去了。

当天晚上,不少家庭相互电话通知,说是夜里可能有大地震,于是很多人聚集到马路上、校园里。第二天,我带了两个酒瓶去上学,把它们重叠倒立在我的座位旁边,作为地震的报警器。下课时,瓶子乒乒乓乓一阵响,据邓同学后来说当时他立即转头就已经看不见我了,我已经蹲在了课桌底下,速度很是惊人。当然后来晓得瓶子的倒地是某同学的恶作剧。这之后的近十年时间里,每当三五个初中同学相聚的时候,邓同学总爱用他的邓氏川言绘声绘色地描述起这件事,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现在我知道,床下、桌子下其实危险性更高,以后再遇到地动山摇,选择家具的旁边要比底下更好。

而在妈妈记忆里是另外一次地震,摇得很凶,摇醒了睡梦中的人们,当时唐山大地震刚发生不久。因此楼里的人们全部慌乱地跳下床铺,顾不上穿衣服,一个个拼命地往楼下奔跑。天亮后,不少只穿着内衣的女人被阳光照亮,路面上,散落着数不清的衣物和鞋子。这之后,人们在露天坝里一连住了整整半个月才陆续回到各自房间里,渐渐阔别恐慌。而这期间,唯有姥爷一个人胆子大,一直住在楼上,令家人很担心。

(2006年5月24日北京万寿路)

科大校园中的十字路口

难忘科大学四食堂附近的那个十字路口。那是校园里面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校园里面学生的人数是最多的,这群人每天都要在教室、宿舍、食堂之间穿行好几次,而十字路口是必经之路。因此一到上下课时间这里总是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每一天这里都挂满了大横幅标语,或是宣传党的政策,或是通知某项活动,或是公布新的荣誉。也常常在路边摆上了桌子,或是学生会主办的公益宣传活动,或是校园社团在招新。大树下,阳光里,一个个朝气蓬勃的面孔,一个个青春激扬的身影,带着欢声笑语和美丽梦想,闪耀在十字路口的东南西北。

有一年春夏之交,十字路口东侧的马路中间的同一个地方前后三次地陷形成了一个两三米方而深不可测的大洞,致使交通阻断,多次费时费劲地抢修。头两次填下的那么多的泥巴都不晓得跑哪里去了,好在第三次下了狠功夫填补后没有再烂过了。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大洞,竟是由我宿舍的两个兄弟用脚踩出来的:那天傍晚,天空下着大雨,他俩并肩走在那条路上,正去教室准备上自习。突然他俩感到脚下一阵晃动,并发出哗哗地流水声,于是出于本能,拼命往前奔跑。不料,刚才脚下的反着灯光的湿淋淋的路面刹那之间变成了一个漆黑的无底洞,后面一辆小汽车赶紧停下来,车灯射出的光线把雨水照得白白亮亮。兴许司机已经惊呆了,那两哥们也半天反应不过来,许久都沉浸在后怕之中。

(2006年5月22日北京万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