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

一 开训

刚刚走进大学,也是刚刚来到北京,办手续、开会议,匆匆忙忙几天后,开始了维期三周的军训。

出发在中午。穿好军训服,戴上黄帽子,套上胶鞋子,挂上军用水壶,背上打好包的被子,上面扣着个盆子,再提上各自的行李包,集合在学校的大操场。

车终于开进来了,一辆辆双厢大公车,整整齐齐地停在旁边的马路边上,竟要一百多人挤一个车!最后大家还是挤了进去。行李塞满了半截车厢,我倚着它们,周围是黑压压的人群,看不见窗外,只听得前面的战友直叫道脚都没地方放……

车晃晃悠悠向北摇着,约乎下午三点过,终于摇进了位于昌平区的北京高校军训基地。士兵们站得整整齐齐地拍掌迎接我们。下车,找行李,集合,接着是跟着一个当兵的来到自己的下榻地搁了东西,然后参观班长们的宿舍。后来知道,这个当兵的就是我们这个班的班长,而我,是副班长。

紧接着,来到操场,规规矩矩地听领导们讲话。上边写着:北京科技大学2000级学生军训开训典礼。望望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红的太阳一动不动死盯着我们,军训正式开始了。

二 三餐

白天的操练是十分辛苦的,在大太阳底下一站往往就是四个多小时。一天要练四趟,早饭前和晚饭后也要练上个把小时,算算看,除掉操练的时间一天还剩下多少分钟?于是军训中人最大的寄望好像也就是睡觉和吃饭了。

每次操练完,立马回到宿舍,搁下皮带和帽子,也就差不多要开始整队准备就餐了。以排为单位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食堂门前,全团的人们都站在这里,个个饥饿加劳累,还要站得直直的,开始大声唱歌,哪个班唱得好就先进去,气势相当悲壮。

到了今天,已经很难再体会到当时冲进食堂那股生死度外的劲头,前方不仅是食物,更是生命和力量。

食堂里没有一根凳子,每十个人围着一个大圆桌,上面除了各自的饭盆就是三大盆现在想来不怎么样的菜,例如白菜之类的,另外还有馒头。庆幸的是好像早上每个人有一个鸡蛋和一支火腿,然后就是军训的第一顿、最后一顿和中秋节的晚餐每人有支胖胖的鸡腿。

军训中吃饭的速度恐怕算是每个人这辈子都最快的了。十个人往往是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把三大盆的菜和各自的差不多半斤的米饭外加堆成小山的几十个馒头一扫而光,厉害吧!三十八九度的天气里,几百人挤在一块,又这么狼吞虎咽,没有谁不是大汗淋漓,散发出浓浓的汗味弥漫在空气中间。

难过的还在后面,那就是洗饭盆了。难忘那一排小小的洗漱槽啊,每到这个时候总是人挤人,水龙头就那么几个,水流小得几乎就要滴了,洗盆时还得用尽全身力量抵住身后万千人马,却又不敢多花时间,实在是痛苦之极不得已而为之!不禁想起宿舍中一位北航同学军训后刻在墙上的心得:此处两大公害,白天班长,晚上蚊子;不用洗澡,吃饭时可免费桑拿……

三 蚊子

当时正值炎热的夏末秋初,军训的宿舍又是平房,外面有一片诺大的柳树林,常常可以见到密密麻麻的黑点团成一个直径大约半米的圆球游荡在没有玻璃的窗口内外,不是别的,一定是蚊子!

好多同学都带来了蚊帐、盘香,想必一定是被蚊子咬怕了的人。准备睡觉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挂蚊帐点盘香,忙得很,不料早上起来往往还是一身的蚊子疙瘩。大伙都说,估计是把蚊子关帐里被撑死了。

我还好,丝毫不招蚊子。只是常常能听见耳边嗡嗡嗡的一片蚊子声,既然不咬,我也就懒得管它们。也怪,在故都的时候我是很爱被蚊子叮咬的,而在这边,已经很久没有过那种痒痒的感觉了,大约是因为我在四川那边一直吃得比较辣,北方的蚊子闻不来这个味吧。

四 副班

开学那段时间,班里的事情一直是我在帮着跑,因了这个,大家硬是把我推为军训时的副班,这下子好了,大家累时我也累,大家休息时我还得累,收钱、领书、发东西、管卫生通通是我的事。连长有事没事找我,指导员有事没事也是找我,唉,一天到晚骨头都快塌了,还得乖乖地跑到领导那边去站得板直地挨骂挨训,想回班里对大伙出出气却已经精疲力尽,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有次刚刚熄灯没几分钟,屋里边正聊得热火朝天,指导员来了,冲着大家训了不少的话,我硬是没有理睬,看都没看他一眼,原来那阵我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了,第二天同学说起我还一点不相信,后来见了指导员不得不赶忙解释一番。

军训的最后一天,上面发了些证书下来,原来每个班评了一个优秀学员,竟然我是其中一个,嘿嘿。

五 中秋

也巧,中秋竟然在军训中度过。本来以为没有什么特殊的,却在头一天晚上被叫到旁边去领了蛮多的月饼和梨子。月饼每人两块,梨子每屋两箱,大概有一百多个,好像后来不到两天就吃完了。

白天的操课和平时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只是在晚上,拿出了些时间在大操场给大家放了部电影,名字叫做大醉拳,还有就是晚餐,每人有一支鸡腿,还算不错哦。

中秋节这天恰恰是我们班站岗的日子,夜里十二点到一点是我的时间,穿上厚厚的军大衣和另一个同学蜷缩在门口,又冷又困,心情怪糟糕的。当时还能隐约听见有人在用吉他弹十五的月亮,然后才想起望望上边,月亮很圆,也很亮。

六 气候

军训那么十多天,竟天天都是红火大太阳,找不见一点点云彩。

从早到晚站在操场上,还得穿上厚厚的军训套服,系紧硬邦邦的皮带,戴着歪歪的军帽,人几乎就要中暑了。好多人背上腰上清楚可见从身体里析出的白白的盐巴,东一块西一块的附着在黄绿色的衣服上面。

傍晚过后,气温骤降,明显能感觉到越来越冷,如同刚刚按下空调的启动按钮一般。再晚一些的时候,穿上站岗用的军大衣都无济于事了。好在宿舍里面还没有那么明显,要不然我早就被冻死了,因为我连床垫都没有带,床板太硬,只能用被子垫在下面,上面用床单略微盖一盖。到了早上,不得了,裹着被子去上厕所还冷得说不出话来,这鬼天气,我哪里经历过!后来回到学校,觉得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大约是昌平那边比较空旷又靠近大山的缘故吧。

七 拉练

那天早操与早餐之后全团开始了拉练。八点钟从基地出发,步行去往十三陵水库,这往返有整整十三公里的路程。

拉练是很艰辛的。要知道我们当时已经进行了好几天的训练,我的脚底板钻心似的痛,还得背上一个大被子,随着队伍时走时跑行进在坑坑洼洼的尽是小石子儿的马路上面。那滋味,好想哭。

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十三陵水库的大坝跟前。大家排好队,放下被子,全部坐在被子上;之后就是半个钟头的自由活动时间。

我坐在大坝的栏杆上面,看看下边平静的湖水,望望四周屏障似的大山,原本风景很美丽,心头却不怎么快乐,开始想起家来。后来竟不禁在脑海中浮现起当年父辈当知青时的生活情景来。

八 越狱

其实也不是什么越狱,不过是偷偷跑到基地外面去看看世界。要知道,这里也是北京,心中还充满着好奇与兴奋。

我们的宿舍坐落在基地的一个角上边,旁边的金属栏杆中有个地方少了一根竖条,只稍稍一侧身,人就可以出去了。好些同学知道后都偷空从这里出去过,大约走得都不敢太远。我后来也出去了,穿过一片柳树林,看见了宽敞的街道,却没有什么人,也看不见多少车,挺恬静的一个城区。看看路边的站牌,才知道了这儿叫做昌平东关。几天后又出去过一次,这一次因为是集体轮流洗澡,时间相对要充盈一些,我和一同学背着相机出去转了很大一圈,看见了这边新建的石油大学、政法大学、化工大学、国防大学,还壮着胆绕到我们军训基地的大门口留影。

后来又有一个晚上,似乎好些同学都跑出去了,好像是连长,专门躲在口子那里等着逮人。还真逮着了陆续从外面回来的倒霉鬼们,接着是写检查之类的糟糕事情。再后来好像就没有人敢出去了,其实多半也已经出去过了。

九 告终

最后一个晚上是比较愉快的。军营里没有了一二一的哨声,取而代之的是优美的歌声。这是一个文艺表演,不光有我们军训的同学,还有学校艺术团那边过来的演员。节目倒还蛮丰富的,表演的人很认真,下面的人更是悠哉悠哉地坐在一起,想着明天就可以告别这里,心里是无比的轻松和愉快呀。

次日中午过后,大家上了先前那些车子,唱着歌聊着天离开了基地,离开了昌平,离开了磨练我们考验我们的那一块太阳坝。

军训结束了,崭新的大学生活就要开始,心中该是怎样一番感慨和百感交织呀!

(2003年4月30日北京学院路)

天津印象

2002年国庆,受几个北京密友之邀,一同去了趟直辖市天津。

出了火车站,步行在天津的街头,感觉和北京很不一样,街道大多很窄,随处可见卖杂货的小地摊,小推车,城市显得很不现代。直至走到一条忘了名字的步行街,才有了些许北京王府井的感觉来。不过大多比较小气,没有丝毫吸引我们的店铺。就连午饭也竟在这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以为勉强还可以的馆子坐下来,等菜上来了才感觉到服务之差,不如北京一个普通背街面馆的水平。

印象比较深的是天津的河水,它们穿行在城市的中间。沿江的街道弯弯曲曲。不多远就看得见一座比较别致的大桥横跨在江面,连接着两边的马路。

只中午过后,我们便离开了城区,驱车去往塘沽。

在塘沽的天津港,我第一次看见了入海口的河流,很宽很宽,河边水面上静静地躺着许多大轮船,好高好高。河的远远的那一头,耸立着许多钢铁巨人,大概是些油气设备,气势相当磅礴。

禁不住诱惑,被出租车司机推荐辗转来到十多二十里外的海边渔村,第一次看见了大海!早就听说天津的海很脏很黑,事实确实如此。不过这毕竟是海,远处是海与天的交界,近处正值退潮,慢慢露出了平平的海底,却不是沙滩,而是淤泥。浅些的地方,勾腰驼背着许多人,正兴致勃勃地在捡贝壳。

伴随着海水的渐渐退却和夜色的慢慢降临,风,呼啸而来。我们竟满是沙子地在海边一海鲜铺吃了一顿尽是海鲜的晚餐,后来想想,完全不是享受,却是受罪。

夜里下榻于一渔民宅中,缺床少被,不幸感冒,呜呼!

次日去了早闻大名的塘沽洋货市场,却只见普通之极的个体货摊,哪里有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嘛!抑或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哟。

也许真正的天津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只不过恰逢我们尽挑了些不怎地的地儿,而成了今天我笔下的天津印象。等以后有机会再去天津,希望能有一番崭新的风味吧。

(2003年4月27日北京学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