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黑龙潭

偶在网上一查,麻了烦,竟到处都有黑龙潭。我去的那个黑龙潭在北京,靠近密云水库。

一行四人,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从清华园火车站上了车。火车一直朝北行驶,大约三个钟头过后,就来到了一个小站,名字叫“石塘路”,我们就是在这里下的车。

出了站,走了没有几步就到了一条马路边上。这里停着几辆小面包车,车主很热情地邀我们上了车。和我们同坐一辆车的还有一对老夫妇,约乎六十岁的年龄,很健谈,知道我们是四川的过后忙说他们去过四川的哪里哪里,说四川真是个好地方啊!我们当然不无自豪,却也不免有些惭愧,尤其是我,在四川几乎哪里都没有去过。

沿着马路,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黑龙潭门口。马路右侧是一条大河,后来知道是一个水库。马路左侧便是陡峭的山岩,紧邻马路的山壁上刻着三个红色大字——黑龙潭。旁边是一个宽敞的山谷,深深的谷底从前面叠嶂的山岩中蜿蜒流出一条小溪,浅浅的,清清的,在阳光下面波光粼粼,碧波荡漾。

小溪的两侧都是大山,路便修在这两侧的山壁上,一条进山,一条出山,看起来十分险峻,不过一定很有情调。

顺着右边这条山路进山,溪水在脚下几十米的谷底流淌,很好看,却又有些惊恐。没走多久,路和水的距离被扯拢了,这路也变得不再那么狭窄,进山的路和出山的路合成了一条。渐渐的,身边的水也变得活泼起来。

山路是跟着流水修的,大多数时候,水流到哪里,路就跟到哪里,有时路就是水岸线,有时路就是小桥,有时路就是水中一个接一个的小石头墩子。不过路也不全跟着水走,例如流水经过悬崖的时候,从悬崖的上头冲过来,或贴着崖壁流下来,或冲出一大截,成为悬空的瀑布,这时的路当然就不再可能紧跟着水走了,或者从旁边不太陡的地方盘绕而上,或者打个山洞拾阶而上,有个地方还可以穿到瀑布背后呢!

跟着这条山路向前走向上爬,不断地登山不断地过桥,也逐渐在向这溪水的源头靠近。水每流到一个相对平坦宽阔的地方,便成了一个潭。有的潭一侧紧贴着笔直的山壁,有的潭四周都很平坦,俨然一条纽带上的一个结。就这样,一个潭接着一个潭,向着山的上头铺过去,一个比一个高,仿佛台阶一样叠向高峰。

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累得不行了,怎么老也到不了山顶,老也见不着源头呢?不禁抽出游览券一看,呀,还没有走完三分之一的潭呢!即使是这图上的最后一个潭,也不是这溪水的源头,依旧有一条细线代表着流水一直延伸到了图纸的边界!

如果体力和时间允许的话,真想一直寻着水源走到头,相信在那里必有一座美丽的世外桃源!

(2002年6月29日清晨北京学院路)

野三坡游记

早就听说过野三坡这个名字了,也一直想去玩玩,毕竟天天呆在都市丛林中,心中不免有些闷了。于是在这次五一节,邀上几个要好的朋友,出去放松了一下。

野三坡离北京城很近,从北京南站乘那种见站就停的火车也不过两三个多钟头就到了。然而它却已经不属于北京市了。难得离京城很近的一个国家级自然风光旅游景点却归了河北省,北京不免显得委屈了点。

火车离开北京南站不多久就钻进了崇山峻岭之间,山越来越陡,峡越来越深,人的心情自然是相当不错了。到野三坡已经是夜里九十点钟了,记得快到站时,漆黑的窗外忽然变得灯火辉煌起来,那是一座低于铁路五十米左右缤纷礼花装饰下的小镇。虽然多次在火车上俯瞰过山涧小镇,但这般缤纷灿烂气势不凡的场景却还是第一次。

火车在一座大山前停下了,似乎半截车身已经进了山洞,因为这个站太小了,前侧、右侧都是山壁,左侧却又是悬崖,出站的路便是一条沿着悬崖修筑的石阶。我们顺着人群一步步挪到了山底下,也便置身在了小镇的街道之中。街道不宽,路面很洁净,很亮堂,左右多是装璜别致的饭馆、客栈,连绵不断顺着山脚延伸到远方。

野三坡作为一个风景旅游点,当地的百姓自然是受利的,几乎这里的每户农家都将自己的小院修整一番,弄成一个个乡土气息浓厚的农家乐小型旅馆,生意可想而知当然是相当不错的。还在北京火车南站的时候就有很多这边的人在问我们愿不愿意住他们家,很多很多。上火车不久,我们就谈好了一家,于是一下火车便被她带着去了她家的小院。去野三坡少不了要吃考全羊,坐在院中篝火边,看着刷过油、洒过辣椒粉的羊肉,食欲早就上来了,于是到吃的时候,个个手舞足蹈,啃得满脸油光,那架式,拿饿了几天的野兽来形容似乎也不会过分。当时还吃过一种野菜,相当好吃,因此印象很深,问农家主人此为何菜,告知“河菜”,见我们满脸迷惑,忙解释道:“拒马河的河”。看来这主人很是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想想自己,恐怕很难养成习惯说甜城的城或是内江的江。

第二天早上,哗啦啦下了一阵雨。雨过天晴,空气非常清新,我们准备去河中划竹排。出了院子才看清了野三坡的风貌——尖耸峻峭的青山在小河两旁一座座排开,中间这河因倒映了绿绿的山,自然也变得绿了起来。除了绿,便是蓝,便是白,蓝的天,白的云,在天上,也在水中!随着风儿在飘扬,随着涟漪在荡漾。

急忙跑到河边,脱下鞋袜,卷起裤腿,跳上竹排,手握竹竿,往水底只轻轻一撑,排子便晃晃悠悠离开了岸,朝着河中央飘了去。河水非常浅,看得见水中的绿藻,却不是很清楚,因为河水早已被竹竿搅浑,连同水中所有生物非生物一齐跳起了现代舞,好不热闹!

热闹的还在后头!六个人划三个排子,刚开始时大家都还比较小心谨慎,毕竟谁都是第一次划,虽然水不深,但万一掉了进去打湿了衣裤不说,弄不好还会被送上个“没有小脑”的名,何苦呢?哪知道,不一会儿工夫,大家似乎已经熟悉了水性,不再那么弓腰驼背了,不仅如此,还开始了故意的“亲近”,大家这兴致一来,水仗也便拉开了帷幕:瞄准了,竹竿一撑,撞个正着,下不下水就由不得你了!此时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拉手搂腰,其乐融融,事后,其中两位竟成了一对,想来,多半是野三坡的功劳。

河边一侧是平地,长着青草,也有的地方是光秃秃的鹅卵石,这里骑马倒不错。遗憾的是我们毕竟都不会骑,这里再好也毕竟不是草原,于是只能驾马慢跑几圈,仍然没能真正体会到骏马奔腾的那般狂野豪爽。

夕阳西下,在从农家小院去火车站的十里左右的沿江公路上,河水一直蜿蜒在我们的身边,到处可见竹排、骏马。这拒马河延伸得很长很长,农家小院也沿河分散开来,于是各处也就见不着拥挤的人群,和城市里那人头攒动的公园倒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这野三坡好像还有些比较著名的景点,如什么洞什么崖之类,也懒得去打听了,能这样玩一天已经相当知足了。

当照片洗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这么多啊!可见高了兴也顾不得节约了。不过这些照片也确实该照,景色好、效果好已是次要的了,能通过照片回到当时的角色中去才赋予了它们更不一般的意义。后来大家还挑了部分照片拿去扫描,存在各自电脑里,时不时用photoshop别出心意的改上一改,更是一番快意!不但如此,其中一哥子还废寝忘食做了个flash电影出来,其人正是文中提到过的通过游野三坡成了事儿的其中的男主角!

(2002年6月23日北京学院路)